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蝠】灵魂伴侣

条顿一人乐骑士团:

灵魂伴侣梗,跟绿红那篇对应。终于考完试了来摸个鱼,马上又要进入下一轮考试周期了TAT


第一次正经写老爷大超感觉好紧张!【捂脸】但感觉这个梗超级适合老爷和大超啊啊啊一定要写出来!


本篇真正标题:论使用外国名字的悲剧【滚】




布鲁斯无名指上的烙印是一串神秘的符号,他搜索过地球上已知的所有语言,无一匹配。


 


他出生时手上的痕迹非常淡,一般来说,这意味着你的伴侣尚未出生。小时候父亲安慰他说,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份荣幸,见证自己的灵魂伴侣来到人世的那一瞬。


年幼的布鲁斯似懂非懂地点头,跟所有第一次得知灵魂伴侣烙印的孩子一样,雀跃地期待烙印变清晰的那一天。


布鲁斯四岁的时候,他的烙印终于开始变得清晰。它有着宝石般璀璨的蓝色,母亲说那是秋日最澄澈的天空;奇怪的是,这串蓝色的烙印不像是一个名字,反倒像是某种神秘的装饰。这串符号如此诡异,就连他见多识广的管家都束手无策,说不出是哪个国家的哪种语言。布鲁斯在失望中低下头,接过母亲手中的银戒指,遮住了那串无法破译的符号。


二十岁出头的那几年他几乎走遍了世界,可不论多么偏远闭塞的地方都没有人使用这种诡异的符号作为交流工具。渐渐地,布鲁斯学会不再期待,只是偶尔在仰望天空的时候想起自己手指上澄澈的蔚蓝,想着自己或许有一天,能找到一片只属于他的天空。


 


第一次披上黑暗骑士的战袍那天,布鲁斯摘下了他的银戒指。多年不见的烙印依旧是澄澈的天空蓝,他对着那行神秘的符号出神了片刻,然后戴上手套,把烙印掩盖在黑色的利爪之下。


初出茅庐的黑暗骑士并没能像故事里的英雄那样击败邪恶凯旋而归,他带着满身的烧伤从高楼坠落,摔在肮脏的后巷。冰冷的雨水浇熄了身上燃烧的火苗,也烧毁了他的蝙蝠手套。年轻的黑暗骑士在垃圾堆中痛苦地蜷缩,稻草人的毒气侵蚀着神经,左手上的烙印在模糊的视线中扭曲成无比诡异的形状,沾着血污的烙印再不是晴空般的湛蓝,而是,地狱般令人恐惧的黑。


他从高楼大厦的缝隙里仰望天空,哥谭的夜空阴沉晦暗,冰冷的雨水砸在他身上,把心底最后的一点期待也浇熄,留下一片冰冷的死灰。


你还在期待什么?


当你的灵魂被黑暗与恐怖占据,除了地狱里的恶魔,谁还会成为你的伴侣呢?


 


所有人都知道哥谭宝贝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就像所有人都在好奇,花花公子那银戒指下面到底写了谁的名字一样。不少八卦小报试图根据布鲁斯韦恩约会对象的名字找出一点征兆,可是稍加研究就会发现,哥谭的花花公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偏好。


“我想所有人都在好奇你手上的银戒指,韦恩先生,是否可以透露一下,你对灵魂伴侣有什么期待和看法?”


来自大都会的小记者一本正经地举着录音笔,无名指上的银戒指像一个荒谬的笑话。布鲁斯被那金属的反光刺得挪开了视线。他带着花花公子的面具扬起一个甜蜜的微笑,把心口无法忽视的失落掩盖在完美而空洞的谎言之下。


“这可是最高机密,小记者。不过,如果你愿意给我看看你的,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个独家爆料。”


不出意料,小记者立刻被这调戏意味十足的话窘得满脸通红。他尴尬地笑着转开了话题,布鲁斯一脸得逞地笑着,笑容背后苦涩如野草般疯长。


 


他当然知道克拉克不会摘下戒指。因为超人的手指上,根本没有任何烙印。


 


那是一个平静的午后,刚把越狱的所罗门格蓝迪送回监狱,瞭望塔上人员齐聚,气氛难得地轻松,这些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们也像普通人一样,开始聊些日常的话题。


蝙蝠侠不知道他们的话题怎么就拐去了灵魂伴侣,这些毫无隐私概念的笨蛋们在他背后堂而皇之地讨论彼此手上的烙印。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里居然只有最年轻的钢骨自称找到了灵魂伴侣,尽管他的整个左臂连带烙印都已经不复存在。亚马逊公主毫无芥蒂地向大家解释她手上为什么只有一道浅色的伤疤,刚毅的女战士脸上的神色有些伤感,却依旧淡定。话题毫不意外地转到了联盟主席超人身上,绿灯侠凑过去看着他的左手,惊呼出声:“蓝大个你不戴戒指?你手上没有烙印?”


过度善良的外星人羞赧地笑着,不自在地把手挪开。他的左手无名指干干净净,没有伤疤也没有名字,没有任何人的烙印。


布鲁斯一点都不惊讶。从他们见面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这件事。在确定自己手上的符号不属于地球上的任何文明之后,布鲁斯不是没想过外星人这种可能。可超人毫无遮掩的手指打消了他调查下去的所有动机,氪星人的手指干净得没有任何烙印的痕迹,他当然不会是布鲁斯的灵魂伴侣,他不会属于任何人。


布鲁斯在他们的焦点转移到他身上之前起身离开。面具遮住了他所有的表情,却遮不住他心里的失落与苦涩。


多可笑,他居然妄想过,这个光芒四射的神,有一天能为他所有;那双天空般湛蓝的眼眸,有一天能只凝视他一个人。


 


对审判日的战斗永远惨烈得无法直视。回到瞭望塔,大部分人都累得连话也不想说,直接钻进自己的房间休息。布鲁斯在哥谭还有些工作要做,他忍着全身的疲惫往传送台方向走,在走廊转角,他与刚完成了收尾工作的联盟主席迎面相遇。


跟平常一样,超人像是从来没学过闪避这个词似的被打得狼狈不堪,制服胸口上的S标志被从中撕开,露出大片皮肤。太阳神般的肌肉轮廓被灯光映出一层夺目的辉光,布鲁斯皱了皱眉,在某些不太体面的情绪波动中转开目光。可下一秒,超人胸口上的某样东西攫夺了他的视线。


那雕塑般优美的胸膛上,蓝黑色的烙印清晰得不容错认。这颜色与笔触跟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毫无二致,这是他的颜色,写在超人心口上的,是他的名字。


有那么一瞬间,意志强大的黑暗骑士甚至以为自己掉进了某个荒谬的梦境。


超人始终看着他,用那双湛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目光里的忐忑在布鲁斯掩饰不住的震惊表情中渐渐变成了期待。


“告诉我这是你……求你……”


他的声音颤抖得模糊不清,仿佛布鲁斯的回答会成为他的末日审判。世界最强的侦探在这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他觉得自己无法呼吸,肺叶像是被撕裂一样剧痛不止,渴望与其他更深沉的感情呼啸着冲刷过四肢百骸,淹没了所有理智。他摘下左手的手套,手指颤抖得几乎抓不住那黑色的皮革。无名指上蓝黑色的符号与超人胸口上烙印完全一致,刻在他手指上的是超人的氪星名字,正如烙在超人心口上的,毫无疑问是他的名字一样。


超人如释重负地喘息了一声,光芒四射的神祇用近乎崩溃的方式跪在他面前,抓住他的左手,一遍一遍地亲吻。


“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一定会是你的。”


 


布鲁斯猛然发力,扯住他的头发拉起他,在那个刀枪不入的外星人开口之前,狠狠堵住了他的双唇。钢铁之躯的外星人在他的嘴唇下发出一声受伤小动物般的呻吟,下一刻,那双足以撬动地球的双手搂住了他的腰,用几乎揉碎他的力道把他揉进怀里、加深了这个吻。灵魂共鸣的震荡在两个人胸腔中传递,如此强烈如此震撼,仿佛要冲破血肉之躯的束缚,把两个孤独了多年的灵魂永远绑在一起,从此往后直到永世界末日,再没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没有烙印’,哈?”漫长的亲吻终于平息,尽管喘息未定脸色潮红,黑暗骑士的声音依旧威胁性十足。超人在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威胁中毫无芥蒂地笑起来,抓住那写着他的名字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


“你也从没告诉过我你的真名,所以我猜,我们扯平了?”


笑容灿烂的外星人搂住他的后颈,把所有的抱怨和咒骂都堵在他嘴里。太过接近的距离下超人的眼睛蓝得令人晕眩,像是他憧憬了好多年的那片、最纯净的天空。


从这一刻起,这片天空永远属于他了。



评论
热度 ( 5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