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HM无差】Like sunday,like rain 像星期日,像下雨(8-完结)

穿越大吉岭:

8.

下课铃响的时候,Eggsy闷闷不乐的合上课本,闷闷不乐的把桌上的东西扫进书包里,闷闷不乐的和Roxy一起走出了教学楼。“不过是读后感而已,”Roxy说,“你读书,然后把感想写出来。”

“谢谢啊,我原本都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Eggsy干巴巴的说,“直到你肯好心告诉我。”

“没必要这么刻薄,”Roxy有点儿好笑的看着他,“现在我知道你是真的很恨看书这件事了。”

“上帝啊,比什么都恨,”Eggsy垂头丧气地说,“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Harpert小姐,她从不布置这样的破玩意儿。让十几岁的孩子放学回家后读《出埃及记》,我管这叫犯罪。”

“我几乎要感到自责了。”Merlin的声音在他们的背后响起,Eggsy转过头,对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转念一想,”Eggsy和Roxy对视了一眼,结结巴巴的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确定今天就可以读完个三四章。”

“那就好。”Merlin点点头,仍然跟着他们朝外走,没有半点儿离开的意思。

事情开始变得有些奇怪,是当Eggsy和Roxy打算告别,而Merlin还是站在他身边时。“你瞧,”Eggsy对Merlin说,“我们现在要各自回家了,我没试图带她私奔什么的,你实在没必要一直跟到这里的。”

“我知道,你是个令人信任的年轻人,”Merlin说,“我只是认为和你一起回家比较方便。”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想?”Eggsy太过震惊了,忍不住被口水哽了一下。

“我以为Harry已经跟你提过了,”Merlin说,“他邀请我去过夜。”

“哇哦,”Roxy开口,怎么听都有些幸灾乐祸,“真遗憾我不能分享这场浪漫。”她头也不回的朝公交车站走去,马尾辫在脑后被甩的很高。Eggsy绝望的看着她的背影,丝毫不想回头。

“好消息是,”经过令人窒息的几秒沉默后Merlin对Eggsy说,“至少今晚我可以陪你一起读完那三四章了。”

9.

“Harry跟我说你不喜欢吃西兰花,”Merlin问Eggsy,“是真的吗?”

“见鬼——”Eggsy目瞪口呆的说。

Merlin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但继续着往身上系围裙的动作。他从冰箱里拿出芝士,熟练地把牛排腌上,又把黄油切成小块放进平底锅里,发出一阵“滋滋”的声音。

“难以置信,”Eggsy喃喃地说,“Merlin正在我家厨房里为他的男朋友准备晚餐。”

Merlin似乎是被逗乐了,虽然那从表情上难以分辨,“在你的心目中我好像非常不近人情。”

“称不上不近人情,”Eggsy耸耸肩,“也就只是会把人绑在铁轨上然后看火车从他身上压过去,或是逼人从飞机上跳下去又不给他降落伞包那种程度而已。”

“不得不说,”Merlin赞同的说,“我还挺擅长那种事儿的。”

“如果你放学没遇到我,”Eggsy问,“你打算怎么办?Harry通常不会很早回家,至于我——你知道,我有可能不会给你开门。”

Merlin拍了拍裤子口袋,拿出一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在Eggsy眼前晃了晃,“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Unwin先生。”

Eggsy瞪着那个东西,不情愿的有些感到被背叛了,“我要七分熟,”他看着Merlin把牛排整整齐齐的摆在锅底,“芥末酱。”

“我想你有必要知道,”Merlin盯着Eggsy,“我可不是童话故事里那种急于讨好公主的后母。”

Eggsy毫不畏缩地与Merlin对视,“哦,你不是吗?”他问。

有那么一会儿,Merlin看起来就像是希望用眼神让Eggsy知难而退。几分钟后他转身再次打开冰箱,“我从没调过芥末酱。”他说。

“对自己有些信心。”Eggsy在他背后大大的咧开了嘴,头一次觉得心情好极了。

10.

“如果你每天都要一个人在家待到这个时间,”指针指向十一点时,Merlin对Eggsy说,“恐怕我得和Harry谈谈。”

“他平时不这样,”在意识到自己在用一种急切维护的语气辩解之前,Eggsy就开了口,“他最多只让我等一个小时就能吃上饭。”

“也许他正在哪儿躲着呢,”Eggsy说,“看来过夜并不是个好主意是不是?想没想过给这段关系保持一点儿距离,好不让对方觉得窒息?”

“我原本希望他在你心里的形象要比这好——哦,”Merlin有点儿奇怪的看了眼Eggsy,然后恍然大悟的微笑了,“你的生活不会有什么改变的,”他确认着,“你知道的,对吧?”

你不能保证,Eggsy看着Merlin想,我们谁都不能。 那股恐惧又悄悄地冒了头,就像一排列好队的小蚂蚁,井然有序的爬上了他的脊梁。Eggsy先是失去了父亲,然后是母亲,接着Harry从天而降,但他太好了,好的只能像个转眼就会醒过来的梦。而现在他和Merlin约会,就像每天都是星期日一样快乐,就像只要他们想,随时都能在雨天漫步。只消一眨眼的功夫,Merlin就会从偶尔来过夜的男朋友变成这所房子的另一个男人,他们会像好莱坞的同性情侣一样领养个肉呼呼的亚裔小孩儿——为什么不呢,反正他们看起来本来就和住在比弗利山庄的那些家伙们一模一样。

如果Eggsy的母亲能够离开他,那么谁都没责任比她做得更好。

“Eggsy。”Merlin不露痕迹的叹了口气,他第一次叫Eggsy的名字。“试着去相信别人。你才十四岁——”他说,“别让它缠住你。”

“Harry永远不会那么做,”Merlin说,“如果你比我更了解他——事实上你确实是——就给他一点儿信任。”

“谢谢,”Eggsy说,“你现在看上去就像个好人。”

“别被我骗了。”Merlin说。

门被打开了,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很大的闷响。

Eggsy跑过去,Harry正躺在地上,那边雨伞倒在一边,变得破破烂烂的,他的肩膀上有个洞正在朝外冒着血,右边的裤腿都被红色的液体浸透了,他的头发狼狈的顺着汗水贴在太阳穴上,“抱歉我回来晚了,”他抬起毫无血色的脸冲着Eggsy说,“你吃饭了吗?”

11.

“老天啊发生了什么?”Eggsy帮Merlin一起把Harry抬到沙发上,“你被一个喜欢开枪的疯子抢劫了?”

“我的工作出了些问题。”Harry说,挣扎着用沾满了血的手从身侧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放在茶几上。

“你是个警察?”Eggsy问,“是个和黑社会勾结贪污了很多钱并且喜欢用那些钱买贵的要死的西装结果被找上门灭口的警察?”

“我非常敬佩你的想象力,”Harry呻吟着捂住一只眼睛,“现在帮我去拿急救箱好吗?就在书房的红色柜子里。”

当Eggsy提着急救箱回来的时候,Harry的外套已经被Merlin脱掉了,肩膀和腿上中枪处的衣物也被剪开了,Merlin正在用毛巾把他脸上的血污擦掉,这让他看上去好了一些——仅仅是看上去。

“这可不是急救箱能够解决的事儿,我这就叫救护车,”Eggsy说,“或者还该报警?”

“不,Eggsy,”Harry说,“没必要,我会解决的。”

“你该去睡觉了,等你醒来一切就都好了。”Harry保证。

“所以你给你的男朋友这栋房子的钥匙,”Eggsy略微受伤的看着他,“而我连你的工作是什么都不能知道?”

“我们已经讨论过信任危机这事儿了,”Merlin对Eggsy说,“去睡觉,你能等到明天再吃醋。”

“可是他在流血,”Eggsy大声说,“他的子弹说不定还在身体里,难道你要给他缠上纱布不成?”

他们同时看向Harry,对方正用一种疑惑又温柔的目光来回看着他们两个。“看来今晚你们度过了不错的时光。”他慢吞吞的说,“顺便说是的——那些子弹还在。”

“如果我是你就闭上嘴,”Merlin说,“保存点儿体力。”他打开了急救箱,“听着,”他对Harry说,“我没有医师执照,但你不是我第一个取过子弹的家伙,你愿意让我来做吗?”

Harry看上去接近神志不清,但仍然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个模糊的笑容,“当然,”他轻声说,“早该知道你就是不愿意停止给我惊喜。”

“去睡觉,”Merlin对不情不愿的Eggsy说,“我会给你的读后感B+。”

第二天早晨,当Eggsy走进客厅里,这就是他看到的情景:Harry还躺在沙发上,所有的伤口都被包扎好了,他的身上盖着一条薄毛毯,因为药物依然深陷睡眠,Merlin闭着眼睛半趴在沙发边上,同时握着Harry的手。茶几上扔满了纱布和药棉,烟灰缸里有两颗子弹头。

Eggsy不知道自己替Merlin请假是否有所不妥,但他还是那么做了。

12.

“皇家特工。”Eggsy重复着,他正站在书房里,两分钟前Harry按了个按钮,然后就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间他从未见过的房间,里头摆满了各种神奇的武器装备。

“没错,”Harry点头,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腿脚还有些不利索。“或者你情愿我是个腐化的警察?”

“别再提那个,”Eggsy尴尬的摇了摇头,“这真是——太酷了,你简直就像——James Bond。”

“我们对执行任务过程中不和目标相关人物发生性关系有严格规定。”Harry说。

“所以,你的雨伞?”Eggsy问。

“能防弹,”Harry说,“能射击。”

“谢天谢地,”Eggsy松了口气。“我一直以为你对《雨中曲》有着病态般的迷恋。”

“所以这需要通过某种考试?”Eggsy看向Harry,一脸期待,“我以后也能参加吗?”

“你想吗?”Harry沉吟了一会儿问他。

“当然,”Eggsy说,“我没准儿还能解救个公主什么的。”

“等到了合适的时机。”Harry说。他说得并不明确,但Eggsy自作主张的把那回答当做“是”。

13.

“你今晚看上去美极了。”Eggsy对Roxy说,她穿了条水蓝色的连衣裙,还戴了水滴型的耳环。

“谢谢。”Roxy说,尽管在跳舞,她还是左顾右盼着,“Darcy先生呢?”

“我应该感觉受到威胁吗?”Eggsy不太高兴的说,“他并不一定会来,你知道的,毕竟这是学生年级舞会。别告诉我你是真心的觉得他有吸引力,他年纪可和你叔叔差不多。”

“你是在问我一个风度翩翩并且身为神秘特工的男人有没有吸引力,”Roxy说,“哈,可难住我了。”

“不过那不是为我问的,”她朝着侧面的方向歪了歪头,Merlin正独自站在那里,手里还不合时宜的拿着黑色的教案本。“你敢相信吗?今天早上他打电话让我妈妈帮他挑领带。”

“不,”Eggsy皱着眉头说,“我可不想想象他们为了彼此打扮的情景——老天,每次都这么戏剧化。”

Harry的出现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他没忘了带着那把伞,一如既往的、就像个高傲的国王似的,旁若无人的穿过人群径直走向Merlin。

“你猜他们会跳舞吗?”Roxy说。

“说不好,”Eggsy说,“Harry就是个戏剧女王。你知道我后座混蛋的妈妈那天对他说了什么吗?‘你该感到羞耻,上帝不会宽恕你们的罪。’然后Harry告诉她他们结婚的时候要请个神父主持婚礼。”

Harry说了些什么,Merlin像往常一样板着脸,看起来没有跳舞的意愿,接着Harry俯身上前——

几个女孩子尖叫的声音刺耳的夹杂在音乐中响起:Harry吻了Merlin,是的,就那么吻了,不是电影中点到即止的那种吻,而是让人情不自禁的转开头的那种。

“上啊Harry!”Eggsy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大声的喊,“让Merlin知道谁才是做主的那个!”

整个体育馆的人都笑了。“那可真勇敢。”Roxy说。

“有朝一日,我也会成为个特工。”Eggsy挺了挺胸膛自豪的对她说。

“我喜欢勇敢的家伙。”Roxy说,她的棕色眼睛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Harry和Merlin很快就不再是这里唯一在接吻的人了。

14.

Eggsy气呼呼的冲出房间时,Harry和Merlin正坐在沙发的两端各自拿着一本书看,J.B原本躺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打着盹儿,因为Eggsy的脚步声被吵醒了,正茫然的抬头四处张望。

Eggsy走到他们跟前,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我恨你们。”他说。

“真遗憾啊。”Harry说,他连头都没抬。

Eggsy的左手是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十五岁生日快乐”,他的右手攒着一条领带,上面印满了J.B的脸。

“真的,”Eggsy说,“我离离家出走就差这么一点儿了。”他伸出手指头比了比。

“当然啦,”Merlin说,很明显他在拼命憋着笑,“我们都知道你是认真的。”

他们都知道他不是。

-END-

评论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