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Kingsman】Middlegame (HM,06)

好色气

whaleclub:

这是一栋三十层的办公大楼,与Harry印象中Merlin的办公室相去甚远。他还记得刚认识Merlin没多久时到他的“工作地点”去过一次,那是间小办公室,在走廊顶端。一张不大的桌子堆放着各种书籍,墙上挂着幅伦敦城市地图,总关着的百叶窗让房间有种让人透不过气的感觉,书架因为负荷过重而摇摇欲坠,Harry总有种感觉,只要抽出一本书,所有的书就会垮下来。Merlin和Brown太太共用一个办公室,但她年纪大了,耳朵有点背,虽然名义上是他秘书,但所有的电话仍然由Merlin自己接。那地方让Harry感到可怜巴巴的,而且有点不舒服,所以自从那次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
现在,他走进的这栋大楼人来人往,有穿着笔挺西装的公司职员,也有踩着高跟鞋的办公室女郎。Harry刚要走进电梯,火灾报警装置响起,所有人惊慌地四处逃散,拎着自己午餐的人把手里的纸袋扔下,还在抽烟的证券公司职员喃喃低骂着掐灭了烟。人流往门口挤,Harry反而朝与人群相反的方向走去。他一点也不慌乱,愈来愈响的警报声他似乎根本没听见。
Harry走进电梯,刚要按下自己要去的楼层,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紧急疏散,先生,请立刻离开电梯,前往距离您最近的安全出口。”
Harry在电梯里抬起头,望着电梯上方的监控摄像头。“我觉得这里就挺好的。”他说。
他按下按钮,电梯门关上,开始上升。“你真的觉得这里挺好?”那个声音接着说。
Harry抿着嘴唇笑了笑,视线上抬,看了眼摄像头。“Merlin,很高兴见到你。”
“彼此彼此,Harry,”现在他听到的是Merlin的声音了,“你该听我的劝告离开的。”
Harry研究着电梯里的布置,有意不马上回答Merlin的话。“你真的认为一场火灾能吓唬我?”
“我认为,”Merlin的口气里多了几分威胁的味道,“你不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
Harry没理他的挑衅,只是四处看了看,不慌不忙,胸有成竹。“你解雇了Brown太太?可惜。我还挺喜欢她的,尤其是她扯着嗓子喊‘有你的电话,Merly——’的语气。”
Merlin冷哼一声,Harry摇摇头。“她不是你真的秘书。”
“那是请来的演员,Harry,”Merlin的回答有种恶作剧的味道,“办公室也是租的。”
“可惜,”Harry继续郑重其事地惋惜道,“你真是个爱撒谎的杂种,亲爱的。”
他一边说一边冲摄像头眨眼,Merlin低沉的笑声回荡在电梯里。“而你不是?”
Harry低头看了看表。“最后警告,”Harry亲切地告诉Merlin,“你得在四十八小时内消失。”
“啊噢,”Merlin说,“没人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亲爱的’。”
Harry瞧着对方。“因为他们都害怕你呢,”他有意停顿了一下,“还是因为他们都死了?”
Merlin再次低声笑了起来。“不再装成绅士了?”他说,“最后一次警告,离开这里,Harry。”
Harry微微皱起眉头,与其说他恐慌了,不如说他兴奋起来了。“这是个陷阱,对吧?”
他等了一阵,听到Merlin说了声“嗯哼”,Harry挑起眉毛。“你不能怪我,Merlin,”他说,“这么多次商务旅行,如此频繁的出差频率,你真的没有怀疑过?以你在这行的资历?”
“操你。”Merlin粗声粗气地说。Merlin听起来气得不轻,这让一个笑容出现在Harry脸上。
“你从来没听见我在半夜蹑手蹑脚回来?没发现我在浴室关上门处理子弹?喔我懂了,你是这世界上最无辜,最纯洁的家伙,你从没见过一把枪,你也没在和我搞上前被人操过?”
“你他妈给我闭嘴。”Merlin回答得太快,他听起来被激怒了。
“还是说,”Harry走前一步,视线盯着电梯内的摄像头,“这一切全是谎言?”


Merlin的手指扣住桌面的边沿,紧紧盯着实时监控视频里Harry的影像。Harry满不在乎的,游刃有余的态度激怒了他,更让他发火的是Harry那种把什么都不当回事的口吻。
使得他意外的是,剥掉了伪装以后Harry不仅一反往常的少言寡语,拙嘴笨舌,反而变得伶牙俐齿,话语里充满了恶毒的讽刺和不带脏字的骂人话,Merlin从未想到他是这种人。
“你说对了,”盛怒之下Merlin没考虑到自己踏入了Harry的陷阱,“全是谎言。”
“请原谅?”Harry装作没听清的样子侧过耳朵,“你在遇到我以前是个处男是谎言呢,还是你在波哥大选择了我是个谎言?”
Merlin简直想用枪对准Harry的头,用一颗射进他脑袋的子弹抹去他眼睛里的嘲笑。
“我从未怀疑过,”Merlin咬牙说,“是因为我以为你有了别人。”
这回轮到Harry意外了。“我什么?”
“那些商务旅行,无法解释的出差,半夜蹑手蹑脚回家来——我没问,因为我以为你有了别人,”Merlin握住拳头,暗骂自己为什么泄露这个,“现在滚出我的大楼,Harry。”
Harry的目光里有了几分同情,这让Merlin更恨他了。“那恐怕办不到。”Harry说。
“滚开,”Merlin拿出硬姿态,懒得和他废话了,“否则你会死在这。”
Harry还是毫不动摇地站在那,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我倒很乐意看你试试。”
Merlin把脸凑近屏幕,没有意识到Harry根本不在他面前,他压低眉毛,威胁地瞪着眼睛。
“你不知道我能干什么。”
“让我猜猜,”Harry朝周围看看,“你在平衡缆上装了炸药?主制动器和次制动器也装了?”
Roxy把一杯咖啡递给Merlin,对着自己那杯摇摇头。“看来他找到那些炸药了。”
“是的,我听见了,谢谢,Roxy,”Merlin说完,回头盯着屏幕,“你找到主缆索上面的炸药了吗,嗯?”
Harry这下不得意了,Merlin冷笑了声,望着Harry警惕地望向自己的头顶。“最后警告,”Merlin端起自己那杯咖啡喝了一口,闲闲地在椅子上坐下来,“你得在四十八小时内消失。”
Harry目光冷了几分。“我哪也不会去。”
把杯子挪开嘴边,Merlin还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说什么?”
“我说我哪也不会去,”Harry说。“引爆吧,Merlin。”
“‘引爆吧’,”Merlin想骂脏话,“六年了,这就是你要说的三个字?”
“不然你期望我说什么,”Harry对他示威地笑了笑,“还记得我们在波哥大怎么相遇的吗?如果我死在这里,那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尾——你总说一个故事最重要的是结尾。”
Merlin如果不是心疼他的屏幕,差点一杯咖啡泼到Harry脸上。“喔,”Merlin说,“我猜也只能这样了。开始倒数,五,四,三——再见,Harry。”
Roxy啪地按下按钮,Merlin眼前的电梯发出巨响,继而在一团燃起的火焰中朝下坠落,很快变成凌空落下的碎片。Merlin回头看着Roxy,Roxy耸耸肩。“你可是说了再见的。”
“我所指的不是这个,”Merlin不肯承认自己觉得有点可惜,“谁给你——谁给你权力动我的电脑?那是我的电脑,Roxy。”
Roxy翘着腿喝着自己的双倍拿铁。“半个小时前,你告诉我如果你下不了手就替你按按键。”
Merlin深吸口气,转头望着屏幕,现在屏幕里的电梯槽已经是一片漆黑,再也看不到人影。
Merlin盯着那片漆黑发愣,照理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突袭,他应该高兴才是。“Merlin?”

Merlin站起来,走出办公室,打算乘电梯到楼下去。电梯门在他面前打开,Merlin看着坐在里面的人,先是惊讶,继而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你没死。”Merlin的口气像是在说你是个杀人犯。
Harry理了理袖口,慢悠悠地摘下手套。他仍然很有风度,但Merlin知道他肺都快气炸了。“这让你失望?”Harry把手套从手指间扯下来,冷冰冰地说。
Merlin哈了一声。“想要知道我怎么想,你何不先从电梯里出来?”
Harry当着他的面脱掉结婚戒指,往旁边一扔。“这是激将法?要我看,还是你进来吧。”
Merlin狐疑地停住脚,观察着Harry,他一贯的是个自负的杂种,所以肩膀上的枪套没什么可奇怪的,问题是Merlin看见他在腰后也插了把枪,这让他挑起眉毛。
“当真?”Merlin嘲笑他。
“怎么?”Harry挖苦道,“你害怕了?”
“喔我从不害怕任何人,”Merlin一脚迈进电梯,“让我们试试看。”
电梯门关上,Merlin还没转过身就挨了一拳,他闷哼着撞上电梯墙壁,Harry朝他咧嘴,毫无同情心地一笑。“这是还给你的一拳,你还喜欢吗?”Merlin啐掉嘴边的血,狠狠瞪着他,端起胳膊绕着Harry像拳击手一样绕圈子,寻找他的弱点。
Harry舔了舔手上Merlin的血,舌尖在下唇绕了一圈。Merlin禁不住被他吸引了视线,Harry现在看上去令人生畏,但至少比那个乏味的假货好多了。Merlin瞅准空子朝他冲去,Harry试图绕过他肋下但没成功,他抓住Merlin反手扳他的胳膊,反而Merlin一拳对准他的下颚,Harry眯起双眼后撤,凌乱的头发下他的目光已经完全变得狠戾。
Merlin打掉了他的眼镜,这结果让Merlin自己很满意。他后撤半步,端详着Harry的狼狈模样。“现在谁是杂种,嗯?”Merlin蔑视地问,他还要说什么,但Harry朝前冲来,抓住他,把他整个人撞上了电梯壁。Merlin咬牙咽下一声痛呼,Harry朝他肋部连击五六下,Merlin收紧肩膀,试图掐住Harry的脖子,他快要成功了,然而Harry弓起膝盖踢了他一脚,正巧踢中他的要害。
Merlin啧了一下弯下腰,低声骂了句“妈的”。他望着也在一边靠着电梯壁喘气休整的Harry。
“你打起架来也太不绅士了。”Merlin撑着自己的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彼此彼此,”Harry的声音比他好不了多少,“我竟然曾经相信你有幽闭恐惧症。”
“啊,”Merlin缓过气来笑了声,“我只有无聊恐惧症,Harry。”
他一边说话一边悄悄伸手去摸枪,但当他瞬间直起腰来把枪对准对方时,Harry手上的枪也拉开保险对准了他。Merlin盯着对方手里的枪,Harry把枪举得笔直,枪口对准了他的眉心。
“动手,”Merlin命令,“你在等什么,还是你想用你那些花样繁多的小玩意杀我?”
“Hmm。”Harry审视着他的眼睛,好像在里面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这是什么意思,‘hmm’?”Merlin火冒三丈,把额头对准Harry手中的枪口,“这就是你为这个场合准备的话,‘hmm’?你最好动手,否则我永远瞧不起你。”他扔掉自己的枪。
Merlin的眼眶里眨动着泪水,但主要是由于愤怒,而不是因为别的,电梯门在他们身后打开,Merlin所有的职员站在电梯外打算进来,Merlin头也没回就说了句“不是现在”,抬手重新把电梯门按上。他朝前走一步,按住Harry手腕,把他手里的移上自己的心脏。“动手。”
Harry突然抓住他的肩把他往后一推,按住他的后脑吻了上来,Merlin分开腿夹住对方的腰,绕过Harry的背部把他拉近,一面投入这个吻,一面把手伸进Harry的外套里卸下他后腰的枪,Harry的手顺着他抬起的膝盖,滑落到他的小腿,一把抽出他绑在小腿处的匕首扔掉。
一反绅士品格,Harry咬住Merlin的嘴唇,强迫他张开嘴,舌头探入他的口腔,毫不温柔的吻法反而让Merlin热络起来,他毫不示弱地拿出强硬姿态回吻,但这没妨碍他褪下Harry手上的尾戒——Merlin绝不相信那是真正的尾戒。Harry在接吻空隙没忘了揶揄,“疑心重。”
“双保险。”Merlin只是挑起眉这么回答,随后用嘴唇堵住了对方的话。

评论
热度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