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inception】五次EA见面似乎该发生点什么,一次真的发生了(ea / 1ed)

好甜!

fatmandrill:

准备在本次帝都slo上发放的ea推广小料本,还会有一篇阿泠的文,封面是光光XDDD,依旧参的官方征集,数量挺多的,欢迎各位同好来取




五次EA见面似乎该发生点什么,一次真的发生了(1ed)


第一次Eames见到Arthur是在和Cobb越好的碰头处。门外在下大雪,Eames站在门口的垫子上擦他被雪和泥泞污得一塌糊涂的靴子,一边把皮帽子从脑袋上脱下来,为


 


了伪装身份他留了一部大胡子,落在胡须尖上的雪花被热气一烘,变成水滴落了下来。


Cobb抓着一块软布费劲地给他擦大衣后背,而那个年轻人就坐在那,陷在沙发软垫和一大堆不知是什么的毛茸茸,斜倚着,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光看着他们俩,一边从放在盘起来的腿上的盘子里拿零食吃。


Eames那次和Cobb有工作要谈,只能够抬头看了他那么几秒钟,他看起来年轻得像个从教会学校里偷溜出来的学生,Eames疑心他只有十六,甚至十五岁,大概是Cobb亲戚寄放在这里的孩子。之后Cobb就引导他走到客厅另一头的圆桌边坐下,他们俩围在温暖的壁炉旁,喝加热过的伏特加,一边开始讨论起工作。


Eames有些走神,他挺想抬头再看看沙发上的年轻人,可是不知为什么,每当他要从全神贯注工作里溜神的时候,总能感到那年轻人从沙发里投来了凝视的眼神,这可有点刺激,促使他不断地工作,他和Cobb开始讨论工作细节,敲定计划,在纸上画设计稿,当设计梦境本身的乐趣浮现出来,把疲惫赶到一边去的时候,Eames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全情全意地投入进去,他们一共工作了足有八个小时才停下。


Cobb邀请他吃鲑鱼卷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累得抬不起胳膊,然后他发现沙发上的年轻人也离开了。


“那是谁?”他问Cobb。


Cobb耸耸肩,“一个学习者,”他回答,“非常聪明,也许会是一个未来的同行。”


“也许?”


“谁知道呢。”Cobb说。


 


第二次是在墨西哥


他们有一个合作的任务,不算负责,介绍到前哨是Arthur的时候,Eames没法从脑子里找到与之匹配的人。盗梦这个圈子小而隐秘,一个新人,那也必定是一个万众瞩目的新人,否则他只会是一个失败者或者一个死人了。


当Arthur从门口走进来的时候,Eames觉得自己一定克制住了,自己没发出唔或者咦这种声音,他比之前在俄罗斯时候看起来成熟不少,年轻人成长起来是飞快的,把成年人的记忆远远抛在身后,几个月就似乎完全蜕变成另外了一个人,可是他的个头和体型是不会变化了,瘦而貌不惊人,四肢细长,没有什么肉。


“我想我得弄清楚我们的前哨到底多大了。”握手的时候Eames笑着小声说。


“大到足够干坏事了!先生。”Arthur皮笑肉不笑地握着他的手指,然后分开的时候捏了一下他的手指。


这个动作直到那天傍晚Eames才反馈过来Arthur不是警告他离自己远一点……而是在调戏他,因为Arthur是用那么严肃、认真的表情同他讲话,Eames几乎有点被吓一跳了。他举起右手盯了一小会,脑补Arthur面无表情,他们俩交握的双手分开的时候,他用手指和拇指在Eames手指尖上轻轻捏了一下。


这可算是公爵夫人一般的调情手段。


真是太……古怪了,又这么让人惊异。


怪异又火辣。


 


第三次是在一个梦境里


伪装者从他的伪装里钻出来,一边恢复成他原本的样子,一边大步地奔跑起来,他冲进筑梦师设定好的安全房间,完全正是Eames的样子了,前哨就站在那里等着他,西装的前襟解开了,他把领带折起来插进衬衫胸口的口袋里,举着枪,在Eames冲进来的瞬间扫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去盯着门,目光专注而锐利。


Eames伸手扶住他的肩膀,Arthur的肌肉,有力结实的肩膀在西装下动了动,然后平静地维持回持枪的那个姿势,他都没回头看Eames。


伪装者则指着那个门说:“很快我们目标的防御本能、潜意识大军就会从那个门像蝗虫一样蜂拥而入把我们撕碎,如果你不能挡住他们的话,你知道什么叫蝗


 


虫嘛?”


Arthur冷静地把枪上膛作为回答。


“好吧,那么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


Arthur这才看他一下,好像他问了什么太蠢的问题一样,然后才回答,“用枪打他们。”


Eames举起手,“我真是不能理解你啊,”他感慨着,“祈祷你说到做到了。”但是很快他就知道,Arthur是非常诚实非常字面意思地具象了这句话。


用枪打他们。


他从梦境脱出之后的连续三个晚上,都伴随着脑海里枪支有节奏地上膛的声音和Arthur举枪瞄准射击的精悍姿态入眠。


最终他不得不一边幻想这个一边在卫生间靠右手把自己撸出来。


 


第四次他就有点防备这古怪但是让自己总是被电到的小子了。


如果不是因为Arthur在勾引他,他也确实勾引过的对吧,那么就是因为这小子实在太是他的型了,这有点严重。熟悉Eames的人都知道,他风流招摇,和姑娘们调情成性,他喜欢那种来电的感觉,恰恰是因为他和另一个人之间总是不那么来电。


Arthur又和他太来电了点,让Eames感觉到了一些危机感。


他可以躲开的,真的,如果他想的话,他之前就讲过,盗梦圈很小,他能绕开Arthur;但就好比在一头驴子前面挂上一颗胡萝卜,只要停下就不用做苦力,他却没法控制自己走向那诱人的美味。


他一步一步向Arthur走过去,如同往沙漠里的深渊滑下去。Arthur就埋藏在沙漠的深处,他是一个难以形容的奖励,或者一头隐藏其中的怪物,都会把Eames一口吞噬掉的。


这就是为什么这次他们在酒吧里坐着,Cobb宣布请客之后,所有人都开始大闹特闹,酒水撒得到处都是,Eames在阴影处喝自己点的冰啤酒,一边,好吧,去看坐在吧台边的Arthur。


年轻的前哨坐在吧凳上,吧凳是深红色的,让他搭在腿上的手指皮肤白得更漂亮了,他翘着脚,有点轻佻地晃动脚尖,在那吃一份坚果,好像一只啮齿动物一样,不管是否被威胁都坚持要吃完。然后开始小口小口舔自己手里的饮料。


他的杯壁上因为里面的饮料装满了冰而布满水珠,Arthur看起来很讨厌把手指弄湿,他用三根手指捻着玻璃杯,喝过之后放下,在吧台的纸巾上擦手纸,再过一会重复这个动作,这个动作特别像怕被弄湿爪子的猫,而恰到好处的是,他的杯中装满的是牛奶咖啡色的饮料,爆头达人前哨Arthur喜欢喝百利甜,还会像猫一样舔它们。


这简直荒唐得让人发笑,Eames就这么盯着他舔着液体,还会舔一舔杯口,然后去擦他弄湿的手指,看得目不转睛。顺便一提,Eames觉得他握着的冰啤酒一点儿都不冰了,酒吧里热得让他觉得难受。


 


第五次是在旅馆


具体是谁发起的一次芬兰浴之旅Eames已经忘记了,假期过去三天的清晨时候Arthur才加入他们,他好像花了很久开车来这里,看起来很疲倦,眼睛下带着浓重的


 


黑眼圈,不过情绪不错,微笑着得和每个人打招呼。他包餐一顿之后,把那天剩余的所有时间都花费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知道这个是因为当傍晚的时候,Eames把自己洗得发红回到房间,他一开门,就发现自己房间的枕头上有头不速之客在看着他。


他是窜出门去,还尖声惊叫,这很丢人,但是人不能控制他们在极度惊恐下的反应,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叫了“救命”或者类似的词,反正最终的情况是Cobb和他一起蹲在Eames的房间门口,两人都胸口起伏惊魂未定。


“哦,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它太大了!”Cobb磕磕巴巴说,“你说你枕头上有只壁虎,壁虎为什么会这么大?”


“所以我的枕头上有一条龙……”Eames开始跳帧一样重复这句话。


被他们大吼大叫吵醒的Arthur顶着一头乱翘的头发从隔壁探出头来,问,“什么?”他含糊地发出鼻音,Eames突然觉得一个穿着兔子花纹睡衣扣子没扣整齐的


 


Arthur比什么都重要,为了他露出的胸口皮肤,枕头上的龙算什么!枕头上的霸王龙他都可以搞得定。


但是这种想法在Arthur一推开房门,枕头上的不明生物朝他歪过头吐出蓝色的信子的时候立刻烟消云散了,他又觉得手脚发冷,觉得应该躲回门口去。Cobb站在他旁边一直在瑟瑟发抖。


“哦,莎乐美……”Arthur眼睛都没完全睁开,他抓着头发,像漂一样地走进门,走到床边,然后准备伸手去接触那个动物,但是对方的眼神似乎太凶狠。


“抱歉,”他又退了回来,眯着眼睛,摆动头部,试图在很小的视觉范围内寻找Eames和Cobb的踪迹,“忘记喂了,公主有点儿不高兴,看来她不愿意移开,呃,如果没什么不方便,Eames先生,先来我的房间休息吧。我什么都没动过,只是在原本的房间里睡觉而已。这里一样可以睡觉。”


“晚安。”然后他碰的关上门。


门口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在他提出去Cobb房间喝一杯之前,他就以和身手完全不符的敏捷动作跑掉了,剩下Eames一个人在门口踟蹰了一会。


最终他还是使用了Arthur的房间,和那张床,当然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抱着那个枕头蹭了很久。


 


 


而剩下的那次是当他们结束一个小小的短会之后。


所有人放松,决定去买点食物、饮料。Eames因为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迟走了片刻,Arthur还在继续看他的资料本,没有起身。Eames觉得自己想要一杯巧克力,当


 


他走近Arthur,问他要不要带一些什么的时候。


Arthur停下了笔,抬头看他,Eames被他看得有些紧张,这时候Arthur突然叹了口气:


“我觉得时间够久了,现在这样可不行。”


“什么?”


Arthur没回答,这也不算一个问题,Arthur下一步是这样做的:伸手抓住Eames的领带,拽紧他,拉低他,把他拖到一个结结实实的吻里来。


那个吻,浓烈,湿润,比Eames之前做梦做到的好一百倍。


他们分开的时候他看见Arthur亮晶晶的眼睛,他笑起来的酒窝,Eames想用舌头去品尝那块皮肤。


“所以,”他说,“所以?”


“唔?”Arthur吐出一口气,他们嘴唇贴着嘴唇,很容易再陷入一个吻里去。


“所以并不是我自作多情?”Eames按住他的手臂,在裸露的皮肤上抚摸着,“我真是不能理解,你的小脑瓜里到底都忙着转动些什么?”


“忙着想怎么诱惑你?”Arthur挑眉,然后再次含住他的下唇贴近他。“你不喜欢?”


显然前哨的追求方式如同他的工作方式一样,过于隐蔽但是高效。


Eames觉得自己喜欢这个,他扶住Arthur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fin



评论
热度 ( 1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