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inception】害羞的E先生(8/? EA)

fatmandrill:

前篇:Hallowmas


1 、2 、34567请戳


夏天浪够了,恢复更新




【inception】害羞的E先生(8/?)


“我想问……”Ariadne靠在桌沿上,拨弄着Arthur桌上一个孔雀翎形状的装饰,一边说。


“嗯?”


“这屋子里除了我,还有谁记得我是来做舞会首饰的呢?”


“我啊。”Arthur抬头看了她一眼,他拿着针,然后又低下头完成手上工作的最后装饰部分,在一块黑天鹅绒的贴颈项圈上做最后的修饰。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给Eames做一个项圈?”Arthur说,他的男朋友靠在桌子的另一端笑眯眯地盯着他们俩,人形的Eames,手臂撑在桌面上,晃动着他穿着室内拖鞋的双脚。这次他好好穿着长裤和衬衫,绸缎料子在室内像新鲜洋葱皮一样闪烁着微红的干燥光泽。


Yusuf还是起了一些作用,在Arthur威胁要倒掉他出生神灯里的另一半油之后——因为那只成人尺寸的浣熊Arthur已经愤怒地倒掉了前一半——他很快就研究出了一份延长Eames保持人形的配方,据Eames描述喝起来好像辛辣又有酸味的石灰涂料,但这不明成分的液体可以让他白天维持人形,只有在晚上才会变成浣熊的样子,它可以尽情在夜色的树林跑,去骚扰狐狸,和未成年的鹿们打打架,抢夺这些可怜小东西的口粮。


因为野外活动充足,Eames皮肤发黑,肌肉紧实,头发短短地贴着头皮,他看起来如同吸饱了阳光一样又明亮又暖和,蓬松柔软,是一种活在自然中的生物特有的轻盈感;在他右手边的Arthur则冷而湿,眼圈下透出青的颜色,皮肤苍白得如同某种雾。


Eames总是这样微微笑,盯着他的男朋友,然后时不时用手背去碰一碰在旁边工作的Arthur,想把热量传过去一样的轻轻地接触,Arthur甚至不会花几秒钟停下来抬头看看他,但是他也不会退开或者被Eames的手指惊扰,他们看起来如此自然协调。


他们是完美适合的一对。


“我觉得我开始发亮了,瓦数特别高。”Ari叹了口气。


“亲爱的,别这么说,你呆在这儿稍微等一下,可没有人想要你离开。等我结束手上的活,”Arthur忙着调整最后几针,一边回答,“这只是废物利用。”


“什么?”


“Yusuf掉下来的时候,砸碎了我收藏的一段红珊瑚,”Arthur说,“比起把残骸扔进垃圾桶,我更希望它们能发挥应有的价值。”


他托在手掌上的拿给Ari看,黑色的天鹅绒贴颈项圈,挂着一个牙印形状的吊坠,獠牙尖端的血滴是镶嵌着碎珊瑚,然后Arthur冲Eames抬起手,“这是为了表彰你的勇敢,先生,”他笑着说,“因为你敢于去咬一只狼,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Eames低下头来轻轻把脸颊贴在Arthur的脸颊旁,蹭了一下那儿的皮肤,让Arthur的手环过他的脖子把这个贴颈项圈扣好,然后拨弄了一下下面的吊坠。


“好极了,”制作者心满意足地歪着头打量了一会,“我早就想把害羞的E先生的胸针换下来了,那太大了点,毕竟并不是专门为项坠做的。” 


“这很好,”Arthur说,“而且很实用,后面的那段延长链足够你在浣熊和人类两个形态中切换,但如果你再变成一只巨大的浣熊,它能确保勒死你。”


“……”Eames,“那并不是我的错?”


“那又是谁把我的乡下隐秘小屋的地址给了别人呢?”Arthur一边问一边开始收拾桌面,Eames则努力把目光投向天花板。


Ariadne在他们俩身后发出响亮的笑声。


“好了,Ari,”Arthur转过身去对女巫说,“这可不太淑女。”


实习女巫做了个鬼脸,“Arthur,我必须要看看我的首饰设计,毕竟我是来做监工的。”


“你不是来度假和消耗我家的饼干的吗?”Arthur把工作台移到一边,收拾工具,用铺在桌面上红色绒布卷起放在一边,然后打开抽屉,把他那本心爱的速记本拿出来。


没错,就是Eames曾经捡到过的那本,对Eames来说算是充满了温馨回忆的那本,红棕色的柔和皮面,锁扣处是一个十字架的饰物,吸血鬼先生淡定地把十字架锁扣拨开到一边,翻开了它。


他应该又换了一次内页,这次纸张不是按他以前的喜好用着鸽子形状的浮水,而是显出浣熊形状的浮水,Ari发出细微的笑声,Eames有点得意地看着这些,Arthur则一脸淡定地把笔记翻到后半,“我一开始按你一般的喜好设计了一副首饰,”他指着图纸上的线条,然后在另一页上点了点,“但又觉得过于简单了,这似乎更适合做一次生日的礼物;于是我又画了一套更豪华的,可这程度必须得看看你自己的接受程度了,因为,Ari,豪华是没有尽头的。”


Ariadne眯着眼睛,虽然她一直都知道Arthur在做设计,但是她还挺少去看Arthur的设计稿的,过了几分钟,她有点疑惑地开口:“我要说,这和我习惯的那种建筑设计图差得有点多,我努力在理解了,不过我比较倾向于觉得这是两个大小不同的纺织鸟的窝?”


“初稿我自己看得懂就行了,”Arthur耸耸肩,“细化的问题,你可能要先给我一个导向。”


Ari抿着嘴思考了一下,“要豪华的,”她说,“当然要豪华的嘛!”她露出小女孩那种可爱的微笑,“为什么不要嘛?我的头冠上还能有一朵金玫瑰呢,别忘了。”


“所以,和我想得也差不多,”Arthur记录着,“你的玫瑰相匹配这种问题我来解决,你则需要选一下想要的材料颜色。”


“颜色?什么的颜色?”


Arthur想了想:“黄金、珍珠和红宝石,就这些,不需要其余的装饰。”暗夜的眷族们都不喜欢水晶或者钻石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和现阶段人类的审美区别比较大。


“我以为黄金就是金色,珍珠是白色,而红宝石就是红色?我对宝石真的不太了解,我很少佩戴它们。”Ari说。


“因为年轻的姑娘,本来就不需要靠外物来增加你容貌的光辉。”Eames立刻说。


“Eames,”Arthur盯着他,“真不好意思打断你,Ari可比你大得多了,好好接受现实,你才是这个屋子里最年幼的那只小浣熊。”


Arthur从面前的花瓶里抽出一支绣球花放在Eames的手上,“数数它的花瓣,绅士先生,让你打发无聊的下午时光,不过别去洗它,当然也不要咬它。”


Ariadne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好吧,那我该怎么选择呢?宝石的色彩。”


“它们颜色很丰富,”Arthur说,“超出你的想象。”


“用色谱吗?”Ari抬起头回忆了一下,“我似乎看过你给你的人类顾客看过类似的东西,在她们选择水晶的时候。”


“不!”Arthur回答,“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的好姑娘。人类,”他耸耸肩,“人类所能选择的颜色范围太少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种。暗夜的眷族总归在探索方面走得更远一些。”


“……我真有点吃惊,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事情?”


“因为就像人类也惊艳于光明之山的美和罕有一样,这些美妙颜色的石头对我来说也同样难以收集,我保有一份从我开始做宝石生意时候就累积下的资料色卡,你可以作为参考,我会尽力去找类似的,可我不能保证我能给你找到每一种。”


“比如呢?”


“时间飞逝,姑娘,如果你索要几枚教宗加持过的圣人血凝结的石榴石那是做得到的,我有好些储备,而如果你所要东方三王见过的星光,我只能将我积攒的最古老的星光赠送给你。”


“那是什么时候?”


“公元……”Arthur思索了一下,“十五世纪的时候?没有办法再往前了。”


“我要说这听起来怪怪的?”


“嗯,”Arthur站起来,越过桌边的Eames,顺着一架室内梯爬上去,在内嵌墙壁的书架上敏捷移动,并搜寻着,“还是让你看一下更直观。稍等,我记得就在这附近,哦,找到了,”他吹了一下手札簿上的薄灰,在空中抖了抖,“让我来看看有哪些选择,”Arthur自言自语,打开了本子,“看看我的收藏品,瞧这儿:云霞凝结出的红宝石,有十六种;晨光里抽取的有三十三种,红月则投射出七种,都是轻盈可爱,颜色饱满,很适合你这样的年轻女巫。年轻人鱼鳞片上滑落的银色的珍珠,和年长人鱼尾鳍上滑落的银红色的珍珠,濒死天鹅翅尖光泽凝成的白色珍珠,它们的喙则凝成米金色。金甲虫锻造出的金箔,日光中抽离出的金丝,第一瓶香槟倾泻而下形成的金色锦缎还有金缎色的透明泡沫……等等等等,”他把札记推到Ari眼前,“有记录时间,取得办法和样品色泽,选吧,亲爱的。”


Ariadne吃惊地举起这本手记,与其说是记录本,不如说这是一本活生生的记录,记录这个世界上所有一切美丽的事物曾经发生过的瞬间,Ari小心翼翼地翻动,她手指下的质感并不是纸的,有粗狂的,土质的;也有闪烁着光泽的金属的;有冰冷的,也有温暖的;有些滑动着砂砾;有些则布满草茎,纸面被摊开的时候,还散发出优美的香气;甚至有一页瀑布一样随着翻开的动作从这一头流向那一头,撞击出雪白的泡沫。


“我的……我的天,”Ariadne惊愕万分,“Arthur,我……这真是难以置信的。”


“和人类的短暂生命不同,亲爱的Ari,”Arthur回答,“我们几乎比所坐的石头更古老,Ari,人类很聪明,也许他们看不到数千年前的星光,却可以看到宇宙极远处全新的景象;那么如果我都不能向时间尽头探求,如何对得起我们漫长到近乎绝对的生命呢?”


Ariadne盯着Arthur,吸血鬼面容毫无血色,眼睛在日光下看是棕色的,因为提到他所爱的工作,这没有心跳的生物看起来似乎也如此充满了生命力,Eames先生嗅闻着那簇浅蓝色的安静的绣球,把手自然而然地搭在Arthur肩膀上,有些支持感,也有些炫耀心,他们俩看起来形成了闪光的一对,看起来非常的美好。


Ari替他们俩开心,当然她可不会这么说出来让Arthur更得意,“哦,Arthur,”她说,“我只是想夸奖你,你这几个凝固法术用的还挺不错的,超过你的正常发挥。”


“这种法术还是我教给你的。”


“可当我学会之后我可比你用的好得多啊,亲爱的Arthur。”


TBC



评论
热度 ( 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