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inception】害羞的E先生(14/? EA)

fatmandrill:

前篇:Hallowmas


1 、2 、345678910 、111213请戳


圣诞快乐,之后就是元旦了wwww


上次大家都在问关于我抓蝙蝠的问题2333,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家经常飞进来蝙蝠,我每年大概都会捉十只左右,温柔地用布盖住,然后拿起来放到窗外的露台上,蝙蝠就会自己飞走了,它们真的很笨笨的






【inception】害羞的E先生(14/?)


E先生跑了起来。


一只浣熊跑起来相当快,和它那肉呼呼圆滚滚的外表一点都不搭调,E先生跑得还要更快,比他的任何一只同族都要更快。


他从树上高高的一跃而起,掠过横生而出的枝桠,落在草皮上,然后猛的发力,甩着大尾巴,奔跑起来。E先生喜欢奔跑,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每件事都伴随着这个动作,他把耳朵压向头顶,感受气流从两颊的毛发边快速擦过去的感觉。


第一次他刚捡到Arthur的笔记本,他从一辆飞驰而过的马车上嗅闻到和笔记本上一样的气息,Eames本能地抛下啃到一半的橡子砖头追逐起马车,在田间泥巴两侧的枯草丛中飞奔着,他忘记自己追了多久,一直跟着马车跑到了城市的边缘,从那里开始,草地和泥巴地被砖石垒成的地面截断了。他只能停下来,趴着,然后站在自己的后腿上,最终立起上身,目送着马车从他的视线里驶入人类城市高耸的大门,混入了人流中,慢慢走向不可知的远方;Arthur的气味还在空气中飘荡着,可是也没有维持更久,很快就被冷风吹散了。这是E先生第一次对奔跑有特别的记忆,第一次对一个能写会画的非浣熊生物产生了不可遏制的兴趣,第一次想要从森林里走到人类的街道上去看看他想念的人。


这是一切故事的起点。


不知怎么的,E先生的脑子遗忘了他和Arthur第一次失败的会面,他多么狼狈地从心爱的人面前逃走,那也是一次亡命的飞奔,可是在Eames心里这并不值得记忆,他能回忆起一些沮丧的苦味,却并不记得更多的细节了,Arthur的样子占据了那次会面的全部记忆,Eames现在还能描述他的全部细节,他吃惊的样子,在夜色里苍白的皮肤,和他闪光的眼睛,Eames认为那些是很美的,那美带有绝大的安慰,抚平了后面记忆里所有的曲折不平,把本来的失落变成了一份富有韵味的缺憾。


所以实际上,在Eames的记忆里,关于奔跑的第二次是在月光下的,是激动而轻快的,是Arthur让所有的风和蝙蝠,盘旋在森林里去给他传话,他们一起喊:“害羞的E先生在哪儿呢?”


Eames永恒铭记那一刻。


他听见了,然后他坐了下来,又仔细听了好几遍,然后他仰起脸,那些风儿在天空刮过,留下银色的星星般的痕迹,是给害羞的E先生指引方向用的。Eames记得自己先跑到河里用爪子沾着水认真擦过脸上所有的毛发,把两侧的胡须拨弄到最好看的角度,他小心采下碰到他胡须的第一棵芦苇,因为那银白色的芦花让他想到那天晚上温柔的月光,还有盘旋着留下银色路标的夜风。Eames用嘴叼着芦苇,然后跑了起来,先是慢慢的,然后越来越快,他大大的尾巴在空气拉得笔直笔直,他既不觉得累,也不想停下来休息,奔跑是愉快的,尤其是向着一个令人期待不已的结果的时候。


第三次奔跑就是现在,他已经不在是森林的浣熊,而是Arthur的E先生了;反而言之,Arthur也是E先生的Arthur,他们重新定义和归属了彼此,但是生命中第一次,他把他的男朋友放在胸前,揣在口袋里,午后的阳光很好,照的他的毛发发着热,Eames听见自己短短的四肢敏捷着地,指甲划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响声,他也还能听见Arthur细小的心跳,和自己的心跳慢慢靠到同一个频率,一起在胸腔里搏动起来。


他几乎希望能一直这样跑到世界的尽头。


Eames也想到了永恒,一生和无尽的时光,虽然只是脑中的灵光一闪,某种激素分泌过量,某种谵妄的后遗症,他依旧大胆地去想了,去思考,以一个和浣熊并不相配的想象力,理解力,去想到了朦胧的、可怖的未来。


Arthur卧在自己家的橄榄树上也在瞬间去窥视的无尽时光。


当然他想到的和Arthur想到的绝不尽然相同,一只浣熊的一生和一只吸血鬼的一生是两种彻头彻尾不同的概念;不过这也不稀奇,世界上每个智慧的生物对同一事物的认识也并不是相同的,就算至亲和伴侣之间也是如此,所以他们才需要交流,用语言,手势,肢体,用各种办法,从偏差中搭起沟通的桥梁来,寻找糅合的爱,和交错的惊喜。


就这一点来说,毫无意识地,Arthur和Eames都在他们的生命中各向彼此迈出了一步,当然这个时候他们是不知道的。


就如同E先生也不知道,他正奔跑在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旅行的路上。




浣熊跑了很久,从太阳来看他跑了也许有三到四个钟头,他张开爪子露出肚皮坐在路边,浑身的毛都汗湿了,粘成一缕一缕的,E先生决定休息一会,他本能地想团起来,不过Arthur在胸口,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所以他仰面躺在树根上,压痛了他的尾巴。


哎呀呀,这可真不舒服……他在心里默默抱怨着,又觉得压在胸口的细小重量可爱之极,值得他忍耐这些不适。


一小会之后他就这么古怪地睡着了,像人一样直挺挺地躺着,张开前爪和后爪,尾巴从背后溜出来一截,上面沾满了碎的枯叶和沙土。


太阳一落下去Arthur就立刻醒了,吸血鬼随着光线消失的一瞬间睁开了眼睛,夜间是天然属于他的时间,其实夜晚本来也是Eames时间,浣熊原本是夜行性的野生动物,不过估计Eames已经把野生的天性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Arthur从口袋里利用翼手勾住布料,艰难地一丁点一丁点把自己从口袋里挪出来,爬到外面 ,然后松了口气地铺开双翼,让月光淋漓尽致地洒落在上面。Arthur看不清楚,他的听觉却真实地反馈了一切,四周的环境,这棵被Eames倚靠的树木的形状,Eames怪怪地平躺着,有点可怜兮兮地僵在盘结的树根中间,睡得死死的。不过他的呼吸倒听起来疲惫而甜蜜。


Arthur摇动着耳朵,这里高度太低了,蝙蝠没法从这里飞翔起来,为了不把体力浪费在无聊的拍打翅膀的运动上,他决定把自己缩紧,把蝙蝠精致考究的翅膀好好收在身体两侧,团在Eames肩侧,接着闭上眼睛休息。Eames还不知道他们要去那儿,Arthur却清楚,这将是一次突发的,却漫长的,艰难的旅程。足够的休息很重要。


我的耳朵可以向我汇报附近十米之类的每一点风吹草动,Arthur想,这范围足够大了。他其实可以呼唤随着夜幕降临已经在天空飞舞的同族来给自己放哨,吸血鬼天生有役使蝙蝠的能力,不过Arthur既不想让任何生物看见自己的样子,也不希望他们看到Eames睡觉的样子。


我自己能够搞定,如果有大胆狂徒敢来打扰我,他一定会后悔这样做。


因为这个倒霉蛋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没穿衣服的Arthur,和Arthur双倍的怒火,源于他被人看到这不得体的样子的羞耻心,还有打断了他和E先生迟来午觉的美好时光的不快感。


Arthur保证会让他铭记终生。




TBC

评论
热度 ( 71 )
  1. 阿渣fatmandri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