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Kontim】Tell Conner I Love Him

可爱哭

眠白树:

犹豫再三最后这个脑洞还是写成相声,怎么回事,每次写KT都忍不住要写成全家福,感觉小情侣就要在大家之间不知所措才可爱。


我以前以为我只是年纪渐长心肠渐软不想再提刀夜行,现在想想面对他俩我可能是不能,小情侣真奇妙,和写23完全不同,23的话感觉就是一切都慢吞吞的老夫老妻感,小情侣就要天雷勾动地火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题目来自那首《Tell Laura I Love Her》,和那个凄惨的歌词没什么关系啦,就只是借个题目。


+++


配对:Kon-el/Tim Drake


分级:PG


梗概:有些话说不出口并不是因为害羞。


 


+++


Tim神经质地舔着自己干裂的嘴唇,他已经在过去的一个小时之内喝了大概一加仑的水了,但是干渴感仍然完全没有得到缓解,就好像他的肚子里头住了头河马。要是他没有更好的自制力,他现在准保在咬自己的指甲——为了治好那个毛病Tim花了不少功夫,他可不能让它在今天复发,说到底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


 


他只是想和Kon表白,这根本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是吧?


 


他不是心血来潮,没人比他更认真了,看看他们都一起经历过多少事情了?老天,Kon甚至都死过一次了,而Tim基本也算是疯了一回。他不想承认,但是就算是他也没法说自己那段时间的心理状态能用健康来形容,完全不,没有心理健康的人会花上好几百次克隆自己“最好的朋友”,要不是闪电劈不到地底,他早就成了弗兰肯斯坦了,还会非常乐意身兼博士和配偶两职,让他的小怪物用不着要跑到北极去。


 


“你就是喜欢他,你为什么不承认?”Dick对他说,用他的短棍敲Tim的头,用忧心忡忡的眼神看着他,好像Tim愿意在暗恋中度过一生这件事对他来说真的有那么不堪忍受,他真是个好大哥,敲打得也真的挺痛的。


 


“他保准也喜欢你,我一眼就把你们看到底,没有比你们俩更蠢的人了。”他富有感情地说,好像是杂志特邀的当红肥皂剧评论员,就差掬出一把男儿泪,“现在的小年轻都怎么回事?不喜欢彼此的人也能跟兔子似的操个没完,罗密欧与朱丽叶们却连多看对方一眼都不敢,肯定是现在那些垃圾电视节目的错。”


 


“是罗密欧与罗密欧。”Jason说,一如既往地完全不吝于发表令人尴尬的高谈阔论,好像Tim没有满脸通红地坐在旁边,或者这正是他滔滔不绝的真正原因,“他俩以为对方不知道自己在盯着看,别人就也不知道似的,一天中一半时间克隆人在盯着鸟宝宝看,另一半时间鸟宝宝盯着克隆人看,至于他们用X射线和摄像头还看了对方多久没人知道,真是够呛。”


 


“没错,没错,”Dick同意道,抓住Tim,摆弄着他,无视Tim像只绝望小鸟似的扑腾,就像玩具总动员里可怕的邻家小恶棍那样满脸发光。“你得和他说,知道吗?如果你再不说什么,我就要说点什么了,我可有很多,很多话要说。”


 


那听起来可不像是张空头支票。


 


所以现在Tim在这,想着这么多年来他浪费的时间,想着当Kon再次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想做却没有立场做的事,想着在他一直以来相当不幸的人生中是否终于有一次重来的机会,想着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再次死去他会有多后悔自己没能说出该说的那句话。他未雨绸缪地针对不同结果同时准备好了宣布订婚的新闻通稿和能够使他立刻人间蒸发的新证件,就像Tim做任何事一样从容不迫,除了此刻他的手抖个不停,攥出一把冷沁沁的手汗,喝下的水足够淹死他胃里所有翕动的蝴蝶,却仍然无比干渴。


 


冷静点,Timothy,他冷酷地对自己说,你能跑到蝙蝠侠面前去主动请求成为新的罗宾,相比之下这有什么难的?这简直不值一提。


 


除了这真的难多了。


 


“Tim?”Kon握着门把手站在门口盯着他看,他什么时候进来的?Tim今天真的太心不在焉了。“你喊我过来?”


 


“没错。”Tim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说,坏主意,现在他更渴了。“我有些话要对你说。”他可没结巴,声音也没颤抖,就跟在全球直播的韦恩科技发布会上讲话的时候一个样,别提多字正腔圆了。


 


“你没事吧?”Kon担心地坐到他旁边,靠靠靠,这太近了,要是他等下被拒绝了逃跑可变得没那么容易,幸好Tim今天带了超额的烟雾弹,永远都这样准备充分,老蝙蝠肯定为他骄傲。“那个腔调怎么回事?你是Tim吗?还是什么Timdroid?你听起来活像是Siri。”   


 


他对着Tim伸出了手,警报,警报,Tim应该马上跳起来,然后把他的烟雾弹催泪弹闪光弹一股脑地砸在Kon的脸上,但是他没有,他就像只被吓傻了的猫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那,直到Kon把手按在他的脸上,乱捏了一气,他感觉自己的腮帮子肯定红了,也许不只腮帮子。


 


他们之前有无数次坐得比这近多了,有几次特殊情况Tim甚至得坐在Kon的腿上,他可从来没觉得不自在过,倒是他们身边的人都挺不自在的,现在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你死机了?”Kon又拍拍他的脸说,“老兄,说话。”


 


Tim一把捉住他的手,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Kon的表情从困惑更多变成忧虑更多,他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他伸出了另一只,为什么明明Tim才是要表白的那个,现在却是Kon的姿势更标准一些?为什么他的手在半个氪星人的双手之中仍然那么冷?谜团太多了,就算是Tim也不能解决。


 


专心点,这不是重点,完全不是,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我。”他说,好极了,他结巴起来了,Wayne企业继承人与红罗宾消失不见,失踪多年的那个惊慌失措的小男孩浮出水面,如同多年以后再返文明社会,牙齿与舌头都在对面人灼灼的目光中不听使唤,别打架,他在心里徒劳无功地说,把那句话好好说出来。


 


“你怎么啦?”Kon关切地问,他的眼睛那么诚恳,好像一颗心都盛在里面似的,Dick和Jason说的都没错,全世界的人说的都没错,Tim真喜欢他,特别喜欢。谁会不喜欢这样的Kon啊?


 


去他妈的吧,他等了太久了,再多等一秒也不行,一万个小锡兵的方队在他胸口打着鼓走过,用闪亮的小皮靴踏在他的心上,然后被他滚烫的心熔化成棉花糖和巧克力,但是鼓声还在那,从他的左耳响到右耳,再在他的脑子里回响上三遍。这像是从楼顶纵身跃下,如果此刻再不射出钩爪枪他就只能粉身碎骨,那种自由落体的无助感令人上瘾,但是如果没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结束它那一切就全结束了,现在就是射出钩爪枪的时候了,此时此地或者六尺之下。


 


Tim Drake鼓起勇气,把自己的背挺得直直的,眼睛像皇冠上的宝石那样闪闪发光,他的声音发抖,手也是,但是他的心可一点都不。


 


“我喜欢你。”他响亮地说,他一般不这么大声讲话,但是这句话不一样,他必须得大声点说才行。看,他还是说出来了,也没什么难的,女士们先生们,给Tim鼓鼓掌,等等,感觉有点不对,哪里不对?


 


Kon古怪地看着他。


 


“好吧,你饿了,但是也没必要说那么大声吧?然后呢?”他疑惑地说。


 


什么?


 


“我喜欢你,Kon。”Tim瞪着他,又说了一遍,他敢确定自己在脑子里说的是我喜欢你,但是到了舌头上就变得有些奇怪,他刚才是对Kon大叫他饿了吗?发生什么了?他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你已经说过一遍了,没必要再说一遍。”Kon说,谨慎地把自己的手放开,Tim想为了他失去的温度而委屈地扁嘴,但是他没有,他是个自制力非常强的人,“看来你真的很饿,你想吃什么?”


 


Tim目瞪口呆地看着Kon,又看看自己,又看看Kon,他用汗津津的手指头摸了摸自己的嘴,拉住自己的脸用力扭了一通,然后又机械地开了口。


 


“我喜欢你,”Tim说,面无表情,小锡兵们面目全非,尸横遍野,钩爪枪在关键时刻发生故障,射出一面白旗,重返人类社会的小男孩连滚带爬地逃回深山里,“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伙计,你大概重复了,一万次了,”Kon看起来更加忧心,好像随时准备把他夹在胳膊底下飞走,好去检查他的脑子,“你到底是有多饿啊?”


 


他跳起来,破窗而出,从泰坦塔的顶楼一跃而下。


 


到底他妈的发生什么了?


+++


“所以你只是没法对Kon表白。”Dick叹了口气说,“就因为这个?”


“就是这样。”Tim像一滩史莱姆一样躺在床上说,Dick和Jason屁股后面粘着一个Damian冲进他的房间,两个人对他严刑逼供,一个小蝙蝠土豆在旁边兴味盎然地观看,让他交代到底为什么一个月来都闷闷不乐,而且愈演愈烈,就快要变成他们每天在地下岩洞里敲击键盘的老爹。如果他不把事实和盘托出,就要采取一些他不会想知道的非常手段。


 


“我可是迫不得已才对你们说的,并且为什么你们要带着他?”Tim指指Damian说,后者丝毫不为所动,如同主人翁一样正襟危坐,一本正经。“他到底在这干嘛?还像个手语翻译一样理直气壮,满脸不可或缺,现在已经过了八点了,他不应该去睡觉了吗?”


 


“为了见证你在所有事情上史诗般的失败,Drake。”Damian立刻回敬道。


 


“别搭理他,鸟宝宝,就当他是买麦片赠的。”Jason开腔说,“也别看他,不然他就会追在你屁股后面,咬个没完,还想扑上来操你的腿。”


 


“你怎么能这么说,杰鸟,”Dick谴责地看了他一眼,驾轻就熟地拉住想要跳起来乱砍的Damian,“他是我们可爱的小弟弟,可不是什么恶犬。”


 


“Titus比他可爱多了。”


 


“拜托,我连在这种时候也得不到你们的关注吗?这是排行中间的儿童会被忽视这一结论的现场展示吗?”Tim垂头丧气地说,他缩在床上一角,看起来又小又可怜。


 


“别担心,鸟宝,”Jason立刻安慰他说,要是Dick想当着他的面打好哥哥这张牌,他也必须采取点行动才行,让黄金男孩把他的牌吃进去,“据说中间的儿童一般会更加成功。”


 


“是吗?有人研究过他们能否和人表白吗?因为我不行。”Tim说,他打开身体,长手长脚地摊在床上,看起来失去一切对生活的热情,让人想揉搓他的肚子和脸蛋,告诉他振作一点。“我不行。”


 


“你需要的只是一点勇气,”Dick目光坚定地说,“别担心,他不会拒绝你的,我拿我的屁股打赌,他太喜欢你了,你要担心的只是他会因为过于高兴而昏过去,或者冲出大气层。”


 


“留着你的屁股吧,你甚至完全没在听我说话!”Tim歇斯底里地大叫道,“我对他说了!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我对他说了,但是我说不出来,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话说出来就变了样。我已经实验了无数次,对他说了无数次我喜欢他,但是我根本说不出口,他也听不见!”


 


他的脸涨得通红,换了一口气,“我对他说我喜欢他,我爱他,说了好几百次,这一个月来只要我们碰到一起——也就几乎是每天——我就会试着对他表白,他听到的是我说我饿了,我想睡觉,我喜欢蛋奶糊,我讨厌MTV频道。”Tim从床上弹坐起来,挥舞着手臂,像是刚从阿卡汉姆跑出来,“这是个诅咒!这不是我的问题!”


 


房间里的另外三个人都盯着他,无意识地向彼此靠拢,好像Tim下一秒就要操起链锯,把他们都干掉。


 


“你们和我想的一样吗?”Jason小声说,


 


“Drake终于疯了?”Damian回答道,他像只受到惊吓的猫一样弓起了背,就差摇晃起身体了。


 


“我没疯。”Tim又把自己狠狠地砸回到床垫里,盯着天花板绝望地说,“谁知道呢,可能我真的疯了,鉴于我竟然真的和你们在讨论这个话题。”


 


Dick看起来是唯一一个在认真思索他的话的人,他沉吟了半晌,迟疑着开了口。


 


“你是说,当你想要开口对Kon表白的时候,你的嘴就不听使唤,你的话就会被某种神秘力量篡改?”


 


“真不敢相信我要说是,但是的,没错,谢谢你。”Tim悲惨地说,“就是这样。”


 


“你试验了多少次?你都说过什么了?”


 


“我试了二十七语言,网络语言,书面语,比喻,倒装,甚至他妈的唱出来,你能想到的对人表白的话我全都试过了,但是我一句也别想对着Kon说出来。”Tim掰着手指头说,“就好像有个编辑坐在我的舌头上,一旦我要开口对Kon表白,他就马上把那句话改得面目全非。”


 


“这挺有意思的。”Jason说,坐得近了一点,两眼发出感兴趣的光芒,“你有试着对别人说吗?”


 


“有,当然有,”Tim说,一把抓住Dick,让他低下头与自己对视,“我爱你。”他看着他的眼睛说,又把Dick推到一边去。“看,别人完全没这个问题。”


 


“我感到一阵心动。”Dick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冷酷的表白。”


 


“所以,如果这真的是个诅咒,也就意味着你没法对你喜欢的那个人表白。”Jason总结道,“这可真的挺残忍的,虽然一半的未成年人好像都正在经历这个诅咒。”


 


“我是客观上的不能表白,”Tim抗议道,“这不一样。”


 


“是啊,这更可怜。”Jason赞同说,“虽然有百分之八十的我还是觉得你疯了,不过为了显示我充满爱心,我还是不会马上离开。所以我们就得想其他的方法来帮你表白,你试过短信吗?”


 


“我觉得这不重要,”Dick反对道,把病恹恹的Tim的头搬到自己的大腿上,捏着他的耳朵,“我觉得我们得尝试着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也就是找出Tim到底为什么没法表白。另外,发短信表白是什么东西?你把这当成什么了?”


 


“青春期躁动?”Jason提议道,把腿架到Tim的桌子上,而Tim实在是太颓废了,以至于都懒得去告诉他把腿放下,“差不多就是当成这个。”


 


“还有最简单的方法,”Damian高贵地开了口,“他可以什么也不说,把那点卑微的心思都烂在肚子里,给自己留点自尊,如果说真的有什么预示的话,我会说这已经够明显了——他不应该去和克隆人表白。”


 


Tim呜咽着蜷缩起来,像被踢了一脚的小狗,要是在平时,他肯定要心平气和地与Damian互相攻击上半个小时,直到老管家把他们两个都丢去写道歉条。但是这次他不想那么做,因为此时此刻Damian听起来说得那么对,也许他就是不该说,也许他就该闭上嘴,继续远远地看着Kon,跟踪狂这个身份挺好的,很适合他,监视器的视野也相当不错。


 


“绝对不行。”Dick斩钉截铁地说,听起来义愤填膺,“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小D,这件事更证明了Kon与众不同,Kon肯定是Tim的灵魂伴侣之类的,他俩站在一起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拆散,我们必须想办法让他们在一起,然后才能拆散他们。”


 


“什么?”Tim说。


 


“不管怎么说,”Dick迅速岔开话题,“让我们先把焦点集中在Tim身上,你最近有和什么巫师之流打交道吗?”


 


“至少最近半年之内没有。”Tim回答道,“相信我,我把泰坦的日志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了,蝙蝠洞的也是。”


 


“什么时候?”Damian看上去大为震惊,“你这一个月甚至都没回来过。”


 


“我有我的方法,”Tim说,哪怕在这种沮丧的时刻仍然听起来有一丝骄傲,“别低估人,小蝙蝠。”


 


Damian用充满警惕的眼神盯着他看,Tim敢肯定自己在他眼中的威胁等级有所上升,这也不算坏事,有的时候这孩子有点太骄傲了,对他没什么好处。也许有一天他会比他们都强,但是至少不是今天。


 


“等等,让我插嘴问一句。”Jason突然打破他和Damian之间的对视说,“你有对其他人表过白吗?鸟宝?”


 


“当然有,提宝可能是处男,但是他可不是第一次和人谈恋爱,他当然——”Dick的声音在看到Tim躲闪的眼神时戛然而止,“等等,Timmy?你在开玩笑吧?”


 


“怎么啦。”Tim嘟哝道,“‘我爱你’之类的又不是什么非说不可的话。”


 


“你从来没和人表过白。”Dick瞪着他,掐着他的脸不放,“从来没。”


 


“呃,应该没。”Tim含糊地说,声音因为被揪起的脸颊含糊不清,“之前我们只是,在一起,你懂吧?但是没人说过什么,为什么非得说出那句话不可?太正式了,感觉有点奇怪。”


 


“这孩子说得也有道理。”Jason说,“那句话也实在是没什么用处,除了在床上大家都脑子不清醒的时候,鉴于他从来都没操过谁。”他做了个意味不明的手势。


 


“这是个什么世界啊?”Dick伤心地说,“孩子们都怎么了?Dami,你将来可别跟他们一个样。”他殷殷地看着Damian,眼神别提有多情真意切了,语气就跟他下一秒就要撒手人寰了那么饱含关切,“你要是喜欢上谁,你就得和那人说,让人家知道,记住没有?可别像他们俩一样让我操心。”


 


“你在做什么梦呢?”Jason说,“他将来肯定用不着你操心,他要是看上了谁,就会咬死一只老鼠,然后叼到人家枕头边去。”


 


“或者我可以咬死Harper,然后叼到你的枕头边去,Todd。”Damian反击道,“你到时候该有多快活?”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Jason猛地把脚放回到地面上,Tim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真的很担心Jason把全身重量都压在一条椅腿上的坐法会把他的椅子坐坏,他一向很宝贝自己的东西,“把你的嘴闭上,要不然我就在里面塞点东西。”


 


“女士优先。”Damian咬牙切齿地瞪着他说,他们最好别在Tim的房间里打架,不然Tim就要现场爆炸,和所有人同归于尽,他说真的。


 


“谢谢你们对我的关注。”他从Dick的膝盖上爬走,再次缩回到Tim最开始呆着的床角里去,“让我的心底涌起一股暖流。”


 


“别打架,”Dick适时开口说,“你们的问题可以一个个解决,现在的头等大事是Tim,让我们加快进度,再过会大家都得去上夜班。”


 


“现在事情变得棘手多了,”Jason说,又把脚放回到Tim的文件上,总有一天Tim非得把他的靴子全都扔在Titus的窝里不可,“鸟宝从来没和人表过白,所以谁知道这诅咒是什么时候下的?也许一年前,也许五年前,也许这是他天生的毛病,谁知道?”


 


“小翅膀说的也没错,”Dick站起来,在房间里心事重重地走来走去,他就是不能在一个地方老实地坐着,“这的确有点困难,这么多年来Tim可和太多的神秘力量打过交道了,一时半会没法查出是谁把他变成这样。”


 


他的目光同情地转向Tim,后者看起来好像已经对这整个小型家庭会议失去了全部的信心,现在的Tim看起来只是期盼着他们赶紧从他的房间里出去,他好能继续从他的监视屏幕里实现人生真谛。“可怜的鸟宝宝,谁能想到这么悲惨的事会真的发生?就算是有人真的曾经对他做过什么,他当时也肯定不知道。”


 


“现在可能什么都晚了。”Damian接道。


 


Tim猛地坐了起来,像只敏捷的山羊似的跳到Damian的面前。“你说什么?”他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子古怪的狂热,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他不是有意的,Timmy,别——”Dick出声打着圆场,却被Tim一手按在嘴上。“你刚刚说了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双眼紧盯着Damian不放。


 


“现在可能什么都晚了。”Damian迟疑了一下说,他看起来有些不确定,毕竟在他眼里看来,Tim现在的精神状态可不够稳定,谁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来?幸好蝙蝠家的孩子们走到哪都带着武器。


 


“就是这个!”Tim一把抓住Dick喊道,“我知道是谁了!我知道了!”


 


“不是我。”Damian立刻澄清道,手里紧紧地扣着一枚罗宾镖,看起来随时打算自卫。


 


“当然不是你,你在想些什么?”Tim都没看他一眼,他继续紧紧地揪住Dick的衣服,勒得对方两眼翻白,“你记得吗?我刚当上罗宾那年?”Dick一头雾水地看着他,同时努力地想把自己从Tim的手里解救出来。


 


“好吧,看来我不在场。”Jason在旁边嘟哝说。


 


“你得更具体点,Timmy,别这么慌慌张张的,”Dick放柔声音说,“谁?”


 


“那个老疯婆子,你记得吗?头发像有一颗手榴弹在里面爆炸了似的,我都忘了她叫什么了,挺长一串。”Tim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你记得她吗?”


 


“我记得,”Dick想了想说,“差点把你变成那个墨西哥卷饼那个?”


 


“没错,就是她。”Tim冷静了一些,“呃,我当时其实被她击中了一次。”


 


“什么?”Dick立刻瞪大了眼睛,“为什么你当时不说?我们反复和你确认过你有没有被击中。”


 


“我当时什么也没感觉到。”Tim尴尬地说,“我以为就只是个,攻击魔法之类的,只让我摔了个跟头就没什么了。”


 


“然后呢?为什么你肯定是那次?那可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让我算算,将近十年了?靠,我真的已经青春不再。”Dick戏剧化地叹了口气,让在场所有其他的人都翻了个白眼。


 


“在把她送到警车上之前,她,呃,看着我的眼睛,和我说了一句话,”Tim坐回到床上,低着头说,不安地绞着自己的手指头。“她说,‘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的,到时候什么都晚了。’”


 


“她对你说了这么可疑的话,你就没想着和B或者任何一个人提一提?”Dick听起来又震惊又大受冒犯,“你为什么不说?”


 


“因为我真的以为她只是虚张声势,你也知道她看起来就是疯疯癫癫的,另外我什么都没感觉到。”Tim的头埋得更低了。“我那时候正努力让B接受我,你也不是不知道。”


 


“我不想添麻烦。”他最后补充道,紧紧地闭上了嘴,不说话了。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老蝙蝠的错,我就知道。”Jason立刻深以为然地说,Dick推了他一把,让他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他安慰拍了拍Tim,“好吧,今天晚上夜巡之后我们可以去一趟阿克汉姆,看看她怎么说,别的都等这之后再说。”


 


“是啊。”Tim忧心忡忡地说,完全没有因为找到了罪魁祸首而情绪好转,“之后再说。”


+++


“别心灰意冷,鸟宝。”Dick徒劳无功地推搡着躺在客厅沙发上的Tim,“就算她死了,我们也总有其他的办法,对吧?我们可以去问问Zatanna,或者Raven,看看她们有什么办法没有。”


 


“不要。”Tim闭着眼睛说,“如果我要寻求帮助,她们就肯定要问清楚来龙去脉,这太丢人了,我不能让别的任何人知道。”


 


“但是我们也不能就这么让你这么天天郁郁寡欢的。”Dick反对道,“那成了什么样了?你可不能总当个忧郁的青少年,你知道吧?”


 


“我知道。”Tim叹了口气说,“就,再给我一两天?Dick,我保证这不会影响任何事,去他的,我甚至不会再提起这件事了,Damian说得对,我就是不应该和Kon说。”


 


Dick也叹了口气,只是看着他。


 


“别盯着我看。”Tim仍然没睁开眼睛。“你应该回庄园,而不是跟着我回来。”


 


“放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心碎,我可不这么认为,鸟宝,”Dick温和但是不容反对地说,“来吧,让我们把你的制服脱了,然后到床上去,睡在这明天你的背会疼得跟地狱一样。”


 


“我们肯定能想出办法解决这一切,我们有一大家子呢,对吧?”他说,把Tim轻巧地拖起来,Dick真是太喜欢肢体接触了,大家都知道,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Tim也喜欢,不过他只喜欢那么几个人的。


 


“我们会想出个好办法,让你告诉Kon你想告诉他的,然后让你俩高高兴兴地在一起,听到了吗?”Dick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吹着他的刘海说,这感觉就好像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兄弟,除了有点Gay,好吧,是很Gay。


 


“你就等着瞧吧。”他充满自信地说。


 


“对我发誓你不会悄悄去找Raven或者Zatanna。”


 


“其实就算你不对她们说全世界也都知道你喜欢Kon,Kon也喜欢你,就差你俩坐在树底下玩亲亲。”


 


“发誓。”


 


“好吧,你真麻烦。”


+++


“都坐好,快点,”Dick用他的短棍敲击着写字板说,他从哪搞来那么个东西的?“让我们来场头脑风暴。”


 


底下的听众四仰八叉,东倒西歪,比任何社区大学的课堂都更加没有干劲。


 


“为什么我也得过来?”Damian抱怨道,“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没有什么事比家人更重要,”Dick正色道,“Timmy现在最重要了。”


 


“Dick,我很感动,真的,”Tim看上去好像想把头夹在大腿中间,“但是这真的太令人尴尬了,求你了,让我孤独地自我毁灭行不行?”


 


“我本来想扔下烟雾弹就跑,”Jason点评说,看起来难得的神清气爽,“但是看到鸟宝这么尴尬,我觉得留下来也不错。”


 


“你们都在会客室里干什么?”Bruce威严地探头进来说。


 


“走开啦,B,让年轻人说说话。”


 


Bruce威严地走开了,看起来只稍微有一点心碎。


 


“好,现在我们继续——Jason?你几岁了?把枪收起来,不要用红外线照我的眼睛。”Dick严格地说,提笔在板上郑重地写下一个“①”,他真的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幼师。


 


“我来提供一个好的开头,”Jason说,掏出一把匕首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让人充满不安,“下次你看到克隆人,就马上去脱他的裤子,给他来个超赞的口交,让他神魂颠倒,看见长翅膀的小婴儿,接着他就会对你死心塌地,根本记不住你有没有对他表白过。”


 


“Jason!”Dick震惊地说,Tim迅速伸出手去捂Damian的耳朵,后者装作满不在乎地打开他的手,但是仍然坐立不安地轻微摇晃起来。


 


“Kon肯定会以为我被毒藤女一个喷嚏打到脸上,”Tim说,“然后立刻把我敲晕,给我打上三针,我们有训练过这个流程,Kon自己不止一次做过毒藤的受害者。”


 


“他什么都没做?”Jason感兴趣地挑起了一边眉毛,这次Dick没打断他。


 


“没做成。”Tim嘟哝说,“快点继续吧。”


 


“不知道你们俩是谁更沮丧一点。”


 


“要是明天你发现你安全屋的保全系统全都不好用了,你和Roy被偷得只能穿一条内裤,那可不是我做的。”


 


“他威胁我耶,迪基。”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件事很严肃吗?”Dick在空中挥舞着双手嚷道,“要是不解决的话Timmy该怎么办?人要是没法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会变得又孤僻又古怪,沉默寡言还疑神疑鬼,我们可都见过反面教材。你们想看这样的鸟宝吗?”


 


“我不在乎。”Damian发言说,“只要他不在这住。”


 


“我可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思路。”Jason继续擦起了匕首,“为什么不写下来?你现在就可以在那个①后面画一根阴茎,或者签上自己的大名。”


 


“哈哈,特别好笑。”Dick完全不为他的挑衅所动,只是盯着Tim看,而Tim看起来不太想说话,只是把头往桌子上猛磕。“提宝,这是你自己的事,你想说点什么?”


 


“我想说放我走,求你了。”Tim回答,眼神绝望,“我是做了什么坏事才得遭受这个?我一直以为自己归在好人的那边。”


 


“好吧,Tim自己没什么想法。”Dick总结道,“那我来说说我想的,写情书怎么样?我觉得这又复古又浪漫,相当不错,你还可以往信纸上掸点香水,Kon喜欢什么样的味道?”他在①后面写上了大大的“情书”两个字,满脸发光。


 


“派的味道。”Tim冷漠地回答道,你闻起来不错,他突然想起Kon曾经对他提过,但是他肯定不会告诉其他人知道。


 


“好吧,那就不掸香水,那的确有点过度了,你可以在信封上花点心思。”Dick立刻改口说。


 


“我试过。”Tim不情愿地开口,“我想过写点什么……不管怎样,那没用。”他显然不愿意透露更多,“把它交给Kon之前肯定会发生点什么,写在纸上就会打翻墨水,被风吹走,用电邮的话就会电脑死机,系统崩溃,无论如何他都接收不到。”


 


“好吧,挨千刀的女巫,”Dick划掉“情书”两个字,看起来伤心欲绝。“这个诅咒还真够滴水不漏的。”


 


“你给他写什么啦?”Jason兴致勃勃地问道。


 


“不关你的事。”


 


“我这还有一个。”Dick说,他的精神恢复得可真够快的。“飞艇广告怎么样?或者飞机拉花?焰火表演?新鲜又时髦,年轻人都喜欢这个,你们还能上新闻,尤其是Tim,你解除婚约之后小报记者们都没精打彩了好一阵子了,是时候给他们点甜头尝尝。”


 


“我觉得还是不用了。”Tim谨慎地说,“我觉得那个诅咒没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破绽,和手段有多先进没关系,万一到时候飞机坠毁了怎么办?这可能会伤人。”


 


“你可以种一年的,我不知道,玉米什么的,然后让它们长成你想要的字样。”Jason建议说,“刚好Kon对此肯定挺有一套,你可以向他咨询种植技巧,还能拉近你们之间的关系,一举两得。”


 


“我敢肯定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天灾之类的,另外这么少女的手段?你说真的?你平时都看了些什么啊?”


 


“这到底有什么难的?”一直没怎么开口的Damian突然大声说,听起来已经到了忍耐力的极限,他冲出来,劈手夺过Dick手里的笔,在写字板上画了个大叉,然后扔到一边。“你们这帮蠢货就是在浪费生命!”


 


“你所面临的问题只是你没法对他表白不是吗?那就不那么做。你可以现在就给那个克隆人打电话,告诉他你身中诅咒,不能对你,tt,真不敢相信我要说这个,不能对你喜欢的人表达爱意,因此有些话你不能对他说,这辈子也不行,门都没有。如果他明白了他就会有所表示,如果他不明白那就说明他的智商实在是令人叹息,应该立刻把他忘到脑后,简单明了,这只是个变换措辞的迂回问题,你们到底在搞些什么?”


 


所有人都像刚吞了灯泡一样看着他,整个会客室陷入了一阵令人不安的沉默。


 


“告诉我你已经尝试过这个了,鸟宝,只是不管用。”Jason率先打破寂静说,“我可不想让他想出解决办法来。”


 


“事实上,没有。”Tim犹豫了半天说,“我一直想着该怎么……更正式地表达,这个听起来有那么点……不伦不类。”


 


“但是的确是个好办法。”Dick陷入了深思,“你猜怎么着?Dami将来说不定会是个情种呐,谁知道?”他听起来深受感动,还怀揣着些不切实际的期待,好像一位农民看到一株长势特别好的幼苗似的。


 


“我受够这场闹剧了,我现在就会给克隆人打电话。”Damian高举着手机叫到,“你猜什么甚至会更快结束这一切吗?由别人告诉他你喜欢他,尽管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但是为了立刻摆脱你们这群蠢货,我马上就会这么做。”他毅然决然地按下了通话键,忽视Tim一迭声的激烈阻止,敏捷地闪躲着他伸过来的手,与此同时Dick和Jason都抓着Tim不放,让他没法去干扰Damian——这两个混蛋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他们根本不是真的关心他,他们只是觉得这一切太有意思了。吊灯在他们的头顶危险地摇晃,家具到处乱飞,管家急匆匆的步伐在门口适时响起,在这一片混乱之中,Damian 的手机接通了。


 


“Damian?”Kon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有什么事?”他听起来相当紧张,因为Damian从来没给他打过电话。


 


“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克隆人。”Damian严肃地说。


 


“好吧,什么事?”Kon听起来更紧张了,而Tim绝望地放弃了挣扎,一切都完了,他心如死灰地想,小蝙蝠崽子肯定要把这一切都毁了,虽然准确地说什么都还没发生过。


 


“你想来我家吃饭吗?”Damian说。


 


什么?


 


Tim能感到他的两位兄长在极度的困惑中松开了手,而他自己也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仨保持着相当不体面的姿势在地板上滚做一团,面面相觑。


 


“什么?”Kon说,听起来大为疑惑,“再说一遍?”


 


啊,Tim恍然大悟,看来其他人的转述也不行,他兴高采烈地想,那个坐在他自己舌尖上的编辑现在正在Damian的舌头上打滚呢。


 


Damian的脸涨得通红,握着手机的手青筋暴起,看来他没想到这会不奏效,也没想到自己会对自己的舌头失去控制。


 


“呃,我挺愿意去你家吃饭的,不过为什么?”Kon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仍然满头雾水,可怜的孩子,他这两天可能觉得生活格外扑朔迷离,难以解读。


 


“你想得美。”Damian嘶声说,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像一阵小型旋风一样卷出了会客室,回楼上去了。


 


“这个诅咒的威力挺强大的。”Jason点评说,从地上爬起来,整理着衣服。“我得承认。”


 


“是啊,”Dick赞同地说,“不过娱乐性挺强的。”


 


Tim踹了他俩一人一脚,在他们抓住他之前跑掉了。


+++


    “你怎么来了?”Tim站在大宅门口,颇为震惊地问道,Kon拘谨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像棵玉米。


 


   “我担心你。”他诚实地说,听起来可怜巴巴的,“Damian给我打了个奇怪的电话,我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因为Tim现在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好吧,他的错。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他狐疑地问。


 


    “我问了夜翼。”Kon指了指他的身后,Tim回过头,看到他的两个哥哥正在他背后两眼发光地看着他俩,叛徒,Tim要让他们知道人性的黑暗。


 


   “所以,Tim,没出什么事吗?”Kon担心地看着他,用他那双要命的蓝眼睛盯着他猛瞧,好像要把他望穿似的,停下,别那么看他,Tim在心底央求着,只要Kon别用那种眼神看他,他就没什么事。


 


    只要Kon别和他出现在一个空间里,他就没什么事,只要Kon好好在他身边呆着,他就没什么事,这真矛盾,Tim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他不知道该拿kon怎么办好。


 


    “我没事。”他最终回答道,听起来镇定自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想进来吗?”


 


    “不了。”Kon松了口气说,“我还有作业要写呢,得赶紧回去。”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目光却一秒也没从Tim的脸上离开过。他们俩这是在干嘛?站在月光底下,盯着对方看个没完,欲言又止,像对蠢兮兮的情侣。


 


    这根本没有意义。


 


    “那就再见了,我猜。”Tim僵硬地说,他的舌头又开始不听使唤了,可是现在他可没打算表白,这诅咒的范围到底有多大?也许有一天它会让他变成哑巴也说不定。


 


    “是啊,再见。”Kon回答说。


 


    他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握住Tim的肩膀,然后俯身过去,给了他一个轻快的吻。


 


   Tim看着他的眼神高深莫测,而他的两位兄长在他的背后窜得有天花板那么高。


 


    “呃。”Kon说。“我可以解释。”


 


    “你刚刚是不是……?”Tim摸着自己的嘴唇问,听起来格外冷静,没有半点动摇。


 


    “我猜是。”Kon露出一个紧张又无辜的笑容,“我只是,我也不知道。”


 


    “我明白。”Tim回答道,凑过去蜻蜓点水似的在他的嘴角啄了一下,“明天见,Kon。”他脸上浮起一个笑容,我们要怎么形容这个笑容?就好像有人刚从天上把月亮摘下来,塞到他的手心里,或者他刚从外面回来,一路上都开满了花,又或者他刚从一场美梦中醒来,意识到那并不是梦。


 


     他笑了很久,他很久没这么笑过了,直到Kon消失在天空之中,直到他关上了门,直到他像个醉汉似的靠着门慢慢滑坐在地下,这个笑容还在那。


 


    “鸟宝是不是……?”Jason开口问道,而Dick用手肘撞了撞他。


 


    “别说话。”他说,语气充满溺爱。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开始拆散他们了?”


 


    “再等一下,小翅膀,”Dick说,“再等一下。”


————Fin————



评论
热度 ( 3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