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渣

有点怂

© 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

【Kontim】Get Your Filthy Fingers Out of My Pie

你们快来看啊,他们多可爱啊

眠白树:

情人节贺文,写一篇不太校园也不太情人的校园文。


真的是校园文。


真的很OOC,现在跑还来得及。


+++


配对:Kon-el/TimDrake


分级:PG


注意事项:


★Superboy V4背景,Kon复活,与Cassie分手,Tim成为Red Robin


★Lori Luthor是Lex Luthor的侄女,是Kon的同学,知道Kon的秘密身份,但是Kon对此不知情。她患病的母亲在Tim的帮助下得到Wayne企业的照顾。


★人物性格扭曲


梗概:他们还不是情侣。


+++


所有的人都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停在校门口那辆跑车,它像一朵红色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泊在那,他们甚至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感觉上好像它就这么凭空出现,像为了什么广告突然之间支起来的漂亮木板布景——他们在电视剧里甚至都没见过这样的车。但是它货真价实,在小镇丰沛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像是用美金一寸一寸雕刻出来的,路过的高中生们在它车前盖的烤漆和车窗的玻璃上看见自己的倒影,又忍不住退后一步,他们把眼神移开,又无法自控地回望。


 


它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对于一辆车来说它太安静了,更像一个充满攻击力的活物,故作矜持又咄咄逼人。


 


Conner Kent从副驾驶里钻出来,穿着他永远不变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还有那副老土的黑框眼镜。他从那辆车里出来的画面就像是一集真人秀的现场,让人想要四处张望,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摄像机潜伏在他们周围,保证忠实地拍摄下每个人掉在地上的下巴,给他们吃惊的抽气配上夸张的动画效果,让他们看起来都像傻子。


 


他的双脚一只跟着另一只地落在地面上,在钻出车门的时候差点磕了头顶,笨拙得令人想尴尬地别开眼,他被无数来往的人注视着,表情比从刚闯进王宫里的农夫更加窘迫不安,像头被车前灯笼罩的鹿,看上去随时准备逃之夭夭。Conner把书包捞在手里,伸出一只手整理着自己褶皱的衣襟,而就在此时另一只手加入了他,那只手看起来修长有力,指甲修剪整齐,灵活地帮他捋平滚起的衬衫下摆。


 


“你的学校看起来不错。”手和车的主人说,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理应让人觉得带着讽刺的意味,但是他的语气那么诚恳,像是他真的打从心底里这么认为。他看上去差不多和Conner同龄,长着一张会让人觉得配这一切正合适的年轻公子哥的脸,被裹在一身灰色的休闲西装里,衬衫领口恰到好处地解开了几粒扣子,活像是从人物杂志内页里走下来的。还有那双眼睛,天哪,那双眼睛,你可以翻烂二十本词典,然而仍然找不到一个能恰到好处形容它们的字眼。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好像当你和他对视时,这世上只有你和他两个人。


 


“别开玩笑了,Tim。”Conner回答他衣冠楚楚的同伴说,伸出手轻轻地搡了对方一下,看得出他们关系相当亲密,“你这辆车说不定比我们的教学楼还值钱。”他很可能没说错。


 


“不管怎么说,带我转转。”Tim丝毫不以为忤地回答他,他比Conner矮上不少,但是这对他的气势一点也没有影响,“重返校园,这可真令人怀念,你也知道我是个辍学的家伙。”


 


“你我都知道那是因为什么。”Conner回答他说,装作看不到那些盯着他们两个窃窃私语的同学们,这是个坏主意,他不明白Tim为什么坚持要过来,也不明白Tim为什么要坚持穿成这样过来,他大可以穿得像个普通的青少年,大一号的帽衫和牛仔裤,不会被任何人多看一眼,而不是恨不得把自己从头到脚都用高定包起来——Smallville见过不少奇怪的事,外星人魔法师和别的一些超级恶棍,都因为一些天知地知的原因而对这个地方格外偏爱,相比之下一个含着金汤匙的少爷可能更稀奇一些。


 


平时的Tim厌恶任何不必要的关注,然而今天看起来好像他在求着别人看看他似的,他像只故作谦卑的孔雀,装作并没指望你注意他,却心知肚明你没法把视线从他身上撕下来。这在Conner眼里是项了不起的能力,Tim和他的那位黑漆漆的导师都对此炉火纯青。


 


而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往往都有其目的,Conner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也不例外。这感觉就好像你能听到一套齿轮在你耳边轧轧转动,而你却不知道是不是有几面墙壁正向你逼近,随时准备合拢。


 


但是这并不是他此刻该担心的事,更令人烦心的是他接下来的几天肯定都要被“你是怎么认识一个Wayne的?”之类的问题磨到耳朵长茧,而他则将为了丰富那些不存在的细节而绞尽脑汁,跟Tim混在一起让他捏造事实的技术日益精进,这大概就是近墨者黑,他敢说Ma在给Tim端上超大份的苹果派,掐着他的脸颊让他多吃点的时候肯定不知道这个。唯一的好事是至少还没有人敢就这么走上来和他们搭话,多亏他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虽然他敢肯定Tim挺愿意那发生的,谁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


 


“嘿,Conner?”Lori Luthor开口说,站在他们的面前,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


 


——他没几个朋友,而老天非得把他仅有的朋友之一在此刻放到他面前。


 


“嗨,Lori。”他尴尬地开口说,他到底在尴尬些什么?又不是说他做了什么不得体的事,而相比之下那位罪魁祸首看起来却如鱼得水,没有半点不自在,不过那毕竟是Tim,他可能已经习惯在任何场合之中看起来衣冠楚楚了,这基本就是他的工作。Conner这会已经能听见手机的快门声此起彼伏地响起,那些照片中的绝大部分都会很快出现在Twitter和Ins上,而他自己不是被星星和爱心的滤镜挡掉,就是在背景里半闭着眼或者张着嘴。


 


“你带了朋友来。”Lori说,对他挤挤眼睛,“我都不知道你们认识。”是啊,绝大部分人都不会想到。


 


“Lori,”Tim微笑着对她开了口,每一个标点都无懈可击,就算旁边的灌木里这就钻出来几个狗仔,也准抓不住Wayne企业新一代海报男孩的小辫子,“很久不见,你母亲还好吗?”


 


“托您的福,她现在好多了。”她回答道,而Conner意识到现在正是展示他演技的时候,Superboy知道这件事,但是Conner Kent不知道,双重身份有的时候很酷,不过绝大多数时间里,它逊毙了。


 


“你们认识?”他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惊讶至极,在这样的学校里有两个人认识Tim Drake?谁能想到?“Lori,你可没告诉我这件事。”


 


“是啊,你也没告诉我你认识Tim Drake-Wayne,所以要我说我们俩扯平啦,”Lori把目光转回到他身上来,她的眼中有某种让Conner说不出的神色,似笑非笑的,好像她有什么话没说似的,她用这种眼神看他有一阵子了,而Conner完全不知道那到底该是什么意思。“所以你们有什么计划?看看我们的校门就回到你的办公桌后面,还是打算四处转转?”


 


“转转听起来不错,”Tim回答道,红鸟在他身后锁上了门,一些学生走开了,而另外一些还站在那,盯着他猛瞧,好像根本不觉得这有些不礼貌,Conner不知道他是怎么习惯在那种目光里面生活的,至少他自己永远也不行。“不过拜托,叫我Tim就好了,那个称呼总让我觉得有话筒戳在我的鼻子底下。”


 


“如果你坚持的话,”Lori把书包甩到肩膀上,捋了一把自己的金发,“实际上,这学校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我倒是能给你讲讲不少Conner的糗事,无论如何都比去上第一节的化学课强。”她露出邻家甜心似的恶作剧神情,站在校园里的金发女孩,她稍微让Tim想起Steph。


 


“你确定吗?”Conner忧心忡忡地说,“我这就能想出来好几个人会对这个建议有异议,头一个,Mr.Janson,并且我们最好别开始互揭老底,那场面就要变得不好看啦。”他补充道,装作威胁地看了Lori一眼,而后者只当没看见他。


 


“我敢肯定我也能说服那些人。”Tim露出一个价值百万美元的笑容,在Conner看起来每颗牙齿上都写着“我并不是你所认识的Tim Drake AKA Red Robin”,他在心底叹了口气,感觉四面墙壁缓缓向自己逼近,令他感到恐慌的并非他无计可施,而是他竟然对此抱有期待。


 


他很可能不会死,也很可能逃不掉。


 


“我之前的人生里你在哪儿呀?”Lori用夸张的语气说,他们三个一起走进教学楼,上课之前拥挤的走廊里像是摩西分红海似的分出一条路来,Tim活像一块扔在滚油里的冰,走到哪都炸出一片令人心烦的嗡嗡低语,各色手机像是每个人多长出来的眼睛和手指,无孔不入地试图闯进他们的私人空间里。


 


“谁知道呢,”Tim轻快地回答道,“可能在逃化学课?”


 


“表现的不近人情一点,Tim,稍微板板那张霓虹灯牌上的漂亮脸蛋,”Conner在他身边说,把他的书包塞进储物柜里,“不然就有几个啦啦队长要不小心跌进你的臂弯里啦,我都能看见她们正在做准备活动呢。”


 


“那对你会有效吗?”Tim反问道,他双手抱胸,倚在旁边的储物柜上盯着Conner瞧,看起来随意的同时每一个动作都能直接印上Wayne企业新的宣传画册,而Conner知道他可以随时跳起来在十秒钟之内拧断数量可观的骨头。这感觉很奇妙,像是看着一柄利刃把自己伪装成一把装饰刀,一部分的他觉得这很有趣,而更深的地方他感到遗憾。


 


“我猜不会。”他回答道,学生们好像终于对他的同伴失去了兴趣,他们像鱼群一样在他和Tim身后熙攘而过,嘴徒劳地开合,而Conner听不到任何内容,这花了他一阵子才能掌握,不过很值得,和他的同学们不同,他不太喜欢在别人的私生活里分一杯羹。“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他用口型说,除了Tim不会有人听见他在说什么,他知道就算他大声说出来也不会有人联想到他们的秘密身份,但是他喜欢Tim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他的嘴唇,尝试着弄懂他在说什么时的眼神。


 


“你这只是在报复我取笑你的旧制服。”Tim回答他说,用任何其他人都听不到的低声细语,他的蓝眼睛里藏着懒洋洋的笑意,细小的气声在他的舌尖爆破,像是调情,一个荒谬的比喻闯进Conner的脑子里,他眨了眨眼睛,想好的回答在这一瞬间从脑海中溜走,留下一个尴尬的空隙,被一些不可名状的感觉迅速填满。


 


“你们男孩们在说什么呐?”Lori在他们身后问道。


 


“没什么,”Tim回过身来说,在逆着光的学校走廊里,他的影子长长地投在逐渐变得空旷的地面上,学校的地面因为汽水与刮不干净的口香糖而发黏,一些东西能变得更脏,一些东西不能。“一些秘密。”他讳莫如深地说。


+++


    他们在学校里转了几圈,讲了些无关痛痒的故事,和校园里有名的传说——比如说,传说Superboy就在这间学校上学,想想那有多酷?


 


    “我可已经口干舌燥啦,”Lori说,“并且也没什么可转的地方了,毕竟,一个小镇的高中能有什么可看的?”


 


    “我也是,”Conner接口说,“我把我知道的事全都说出来了,并且我意识到我知道的真的挺少的,除了课程表。”


 


    “我刚才看到你们学校旁边有个咖啡厅。”Tim提议道,“我们可以去坐坐?这时候准没什么人。”


 


    “再逃一节课?算我一个,”Lori热情地回答道,“不过我们可能得翻墙出去,你不会想弄脏了这身衣服。"


 


    “拜托,我该觉得受到侮辱吗?我可也还算是你们的同龄人,你们的确还记得这一点吧?”Tim装作受了冒犯的样子,“翻墙?我可不能拒绝那个。”


 


    “只要记住如果你到时候骑在墙上没法下来,我在拍照录像上可一点都不会客气。”Conner插嘴说,他们已经走到了围墙的下面,Tim斜乜了他一眼,把外套脱下来扔到他脸上。


 


    “在那边等你。”他挑衅似的说,三下五除二地踩着墙壁爬了上去,跳到了围墙的另一边,动作流畅得像个逃学的惯犯,Tim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直起身来。


 


    “有人说过要拍照录像什么的吗?”他问道,盯着Kon看,因为刚刚的动作而稍微有一点气喘,他解开了另一颗扣子,Lori在Tim的衬衫下面看到一闪而过的伤疤,她想起一年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暗杀事件,她不太清楚细节。


 


    “炫耀。”Conner摇了摇头说,抬手把他的外套丢过去,“我只希望这周围没有狗仔。”


 


“他们能说什么?Wayne企业继承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唆使未成年人逃学?”


 


    “我能想到更糟糕的,不过你那个也不错。”


 


    “我也经历过更糟糕的,相信我,这种我没裸露全身三分之二皮肤的照片登不上头版。”


 


    “请务必给我们讲讲‘更糟糕的’细节。”Lorri边往围墙上面爬去边说,她推开了Conner伸过来帮忙的手,“毕竟,该轮到你讲讲你的故事了。”


 


    “啊哈!那我可得问问我律师的意见。”Tim装模作样地说,Conner得承认,作为一个花花公子,Tim演得不错,他就像个小号的Bruce,Conner在一些场合里见过几次蝙蝠侠的另一面,很难说他到底是受到的震撼更大还是创伤更大。


 


“不管怎么说,我饿了,”Tim把外套搭在胳膊上,岔开了话题,不过从Lori的眼神来看她并不打算让他这么容易就逃过这一切。“那有什么可吃的?”


 


“三明治不错,”最后一个翻过来的Conner回答他,“不过如果不是你早上起得太晚,你就能吃到Ma的早餐,比任何一家咖啡厅菜单上的任何东西都好上一万倍。”


 


“你没喊醒我。”他听起来像在撒娇似的,Lori想,她在Tim身上感觉到些什么,让她坐立不安,但是她又说不出来,“这不是我的错。”


 


“我喊了你大概二百次。”Conner立刻反驳他说,“你起床困难怎么是我的错了?”


 


“你昨晚住在这?”Lori开口问到,盯着Tim看,后者只是三心二意地挥了挥手。甚至没回头看她一眼,他的视线落在Conner身上,是那个眼神,Lori意识到,让她觉得皮肤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是啊,”Tim回答,他走在她和Conner中间,看似无意识地偏向Conner的一边,“你去过吗?”


 


“没有。”她诚实地回答。


 


那是个笑容吗?


    


“真可惜,有时间你也应该去坐坐。”Tim诚恳地说,他的声音有种说什么都让人忍不住想要相信的魔力,“Ma的手艺好极了。”


 


“不过你不会想和这家伙睡在一个房间里,”他补充道,“他的睡眠礼仪可不怎么样。”


 


“那是诬蔑,”Conner立刻抗议说,“谁把一条腿横在我肚子上的?”


 


“我让你也一起睡在床上,你应该感谢我,”Tim骄矜地回答道,“你本来该睡在地板上。”


 


“那可是我的床,鸟男孩,你得重新学学感恩这个词了。”


 


“鸟男孩……?”Lori打断他们说,“那个外号有什么故事吗?”


 


Tim大笑起来,Conner露出懊悔又慌张的神情,每当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就会露出那个表情,她可能不会得到答案了,Lori想,“另一个秘密?”


 


“是啊,你真是个聪明的女孩。”Tim用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她回答道,他推开咖啡厅的门,门上的风铃抖落一串细碎的低语,Conner第一个走了进去,而Tim在风铃的回响里注视着她的眼睛,那种难以描述的不安感更加明显了,她想,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步履匆匆地跟着Conner迈进了咖啡厅。


 


“你们想喝什么?”Conner开口问到,他们坐在一张圆桌旁边,Tim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皱着眉头,“Tim?”


 


“你知道,老样子。”他回答道,眼睛没从手机上离开。


 


“我很奇怪,为什么时至今日你仍然没有因为摄取过量的糖分而胖得走不动。”Conner翻了个白眼,他的视线转向了他脸色不太好的女伴。“你呢,Lori?”


 


“和他一样。”她鬼使神差地说,冲着Tim偏了偏头,被她提到的人迅速地抬起了头,他眼中的惊讶一闪即逝,然后迅速被笑意代替。Tim总是在笑,Lori意识到,但是她不敢确定自己是否喜欢那个笑容。


 


“相信我,你不会想喝那个的。”Conner立刻回答她说,“实际上,任何有味蕾的人都不该喝那个,他就是怪胎。”


 


“没错。”Tim慢条斯理地开口说,“我的那杯可不适合你。”


 


“那就冰美式。”她不情愿地改口说,这没什么可坚持的,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但是那股油然而生的挫败感却告诉她自己真实的想法并不是这样。


 


“好吧,不过你们可能得等上一会,这个时间他们的店员手脚都慢得要命。”Conner说,对Tim伸出一只手,Tim叹了口气,仰起头看着他。


 


“你认真的?”


 


“当然是,”Conner理直气壮地说,“嘿,你可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总裁先生。”


 


“好吧,好吧。”Tim嘟哝着说,从自己的西装外套里掏出一张卡塞到Conner的手里,“你说的倒也没错。”


 


Conner转身离开了,轻巧地跳过Tim伸出来想绊倒他的腿,临走还揉了一把Tim的头发,让后者对着他的背影假装恼怒地骂了一句。Lori看着他们,又把视线移开,她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开口的时机。


 


实际上,她想要溜走,Tim有些奇怪,Lori说不出来是哪,但是她就是知道,人可能进化成了废物,不过有些本能还在,如果你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你“快逃”,你就该那么做。


 


“他是个不错的家伙,是不是?”让她不安的罪魁突然开口说,把她吓了一跳,把手边的方糖盒子不小心碰下了桌面,就在Lori以为它会粉身碎骨的时候,一只手在半空中接住了它。


 


“你的反应真快。”她脱口而出,像是一块拼图的四边被拼凑完毕,一些假设开始在她的脑中成形,“你的运动神经也不错。”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Tim心平气和地说,把方糖倒在自己的面前桌子上,把它们一块接一块小心地垒起来,像是在面对一件艺术品似的。“让我说得更明白一点,你喜欢Conner。”他的语气平淡又冷静,好像这根本就是天下最明显的事实,任何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


 


她的脸迅速烧得通红,“抱歉?”Lori清了清嗓子说到,声音不明显地拔高。“Wayne先生?”


 


“别激动。”Tim说,他像是在和小孩说话似的,或者病人,声音又轻又细,不紧不慢,但是保证每一个字都能清清楚楚地送进Lori的耳朵里,“我理解,谁会不喜欢他呢?”


 


“毕竟,这世界上有几个Superboy?”


 


Lori感觉像是有人把一团雪塞进了她的血管里,让她浑身迅速地变冷,然而汗却也同时涔涔地下来了,一切都迅疾地后退变远,偌大的空间缩小到一张圆桌上,咖啡厅里轻柔的音乐声在她耳中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擂鼓一般的心跳声。她眨了眨眼睛,咬着自己的嘴唇,冷静点,她在心底尖叫道,他什么也不知道,冷静点,Lori Luthor。


 


一块方糖从那座糖塔的塔尖落在桌面上,啪的一声。


 


“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她开口回答道,不去想自己的声音有没有在发抖。


 


“你的撒谎技术真不怎么样,”Tim说,把那块方糖又放回去。“真令人担心,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他的身份的,不过这可不是件好事,给我一个理由不给你洗脑?”


 


“您在开玩笑对吧?”她僵硬地问道,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逃跑,但是她不能,她像翅膀被撕掉的蜻蜓,只能徒劳地在原地滚动,直到什么东西吞噬她。“这玩笑可不怎么好笑。”


 


“放心,他不知道你发现了他的小秘密。”Tim安慰她说,“只有我知道。”他甚至还伸出一只手来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而Lori想撕掉那些被他碰到部分的皮肤。她瞪着坐在她对面的年轻人,指甲紧紧地掐进自己的手心里,张口结舌,她的脑子里充满故障的电视机上的那种雪花点,如果Tim注意倾听的话,Lori敢肯定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从一开始就该意识到Tim Drake不会就这么出现在他们校门口,不会这么巧和Conner Kent认识,他当然知道,不,他不止知道,那些眼神,那些动作,那些意味深长的话——


 


“你不是来这看他的。”她恍然大悟地说,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一片迷雾中骤然划过一道闪电,拼图的最后一块被合上时铿然有声,斩首机上悬的刀片轰然而落,而她所能做的只是像Lavoisier一样眨着眼睛。


 


“你是来,”Lori费力地喘着气,一瞬间这个空间和这个身体都变得太拥挤了,她感到呼吸困难,她的顿悟被挤压成扁平而苍白的字纸,像坏掉的打印机一样断断续续地吐出一切,“你是来见我的。”


 


“你和我一样。”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每一个字都像被砂纸打磨过似的,粗砺而惶恐,“你爱他。”


 


Tim看着她,那个笑容仍然在那,当他站在阳光下的时候他的笑容藏在影子里,而当他在黑暗中时那个笑容就在发光。


 


“我说过了,你挺聪明的。”


 


“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能听见。”她突然意识到这一点,这稍微给了她一丝希望,让她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也并不能掌控全局,“我猜你可能不想说太多,毕竟。”Lori迟疑了一下,她不确定,但是她的直觉一向不会骗她,“你至今没有胆量对他说什么。”


 


Tim丝毫不为所动地看着她,让人想把他的嘴角撕开,就为了让那个讨人厌的弧度消失,“不,”他稍微拉起袖子,指指他手腕上那块不起眼的表,“他听不见。”


 


“你当然早有准备,”Lori挫败地抹了一把脸,现在她非常需要一根烟,“操。”她低声说,另一个念头像一个保龄球一样向她滚来,让她的胸口再次痛苦地勒紧。“你是他们中的一个,是不是?你是哪个?”


 


那些伤疤,超乎常人的反应速度,哥谭。她早该想到,早该。


 


“利益相关的第三方。”Tim滴水不漏地回答道。


 


“所以这是什么?”她强提起精神说,她面对过不少其他人这辈子也没见过的东西,而她敢肯定自己这次也不会就这么落荒而逃,她的尊严不允许她这么做,“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别打他的主意?不然你会怎么做?你知道,我可以把这些对话都告诉Conner,我们可以一起问问他的想法。”这几句话说得不错,Lori给自己打气说,她敢肯定就算是Tim也会意识到她并不是那些会被轻易吓跑的普通女生。


 


“拜托,没必要搞得这么戏剧化,”Tim叹了口气说,看上去有些不耐烦,他盯着他垒好的方糖塔,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面上敲着,每一下都会令那座塔危险地摇晃,但是它仍然立在那,只是让人的心紧张地揪起。“我并没有那些想法。”


 


“哈。”她不为所动地冷笑了一声,“你自己的撒谎技术也不是那么好。”


 


“我只是想来确定你不会泄露他的身份。”Tim的语气突然变了,那个令她讨厌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现在Lori开始觉得后悔,她的确面对过不少东西,但是她从来没有面对过Tim Drake,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如果能的话,她希望自己永远也别再面对他。


 


他的背脊挺起,像条毒蛇张开它的颈部肋骨,她能听见毒液逐渐流向他舌尖的声音,与此同时他们的余光看见Conner从店员的手中接过托盘,向他们走来,“至于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想做。”他轻声说。


 


当你直视他的眼睛,你会以为这世上只有你和他两个人,而事实上,另一个人并不是你。


 


“或者说,如果你,或者其他人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不会是我做的。”Tim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推了下最下面一层中的一颗方糖,整座方糖塔随之轰然倒塌,塔尖的那颗跌得粉碎,它的碎屑飞溅到Lori的衣襟上,她瑟缩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Tim在暗示什么。


 


“你又在玩食物了,Tim。”Conner的声音在他们的头顶响起,带着点责备的意思,“你要赔人家的方糖。”Tim扁了扁嘴,把那些七零八落的方糖拨到一边。


 


“你实在花了太久啦。”他抱怨道,好像刚刚那些对话从没发生过,他又是那个平易近人的公子哥了,“我饿得快要跑回哥谭去了。”


 


Conner坐下来,把一个三明治丢到他面前,“拜托快点回去。”他回答道,“我可不想让你老爸到时候来揪着我要人,上回他把飞机降落在我们家院子里,差点把我的狗绞进螺旋桨。”他从托盘上端起写着T的那杯咖啡喝了一口,厌恶地吐了吐舌头,把它迅速推到Tim的手边。


 


“恶。”Conner皱着鼻子说,他的视线转向Lori,“幸好你没坚持,你没法想象那是什么味道。”


 


Lori对他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她仍然两腿发软,但是她觉得这是人之常情。


 


Tim耸耸肩,把一颗方糖丢进去,Lori注意到是刚刚最底层被他推开的那颗,它缺了一个角,他把杯子端起来送到嘴边,就在Conner喝过的那个位置。“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咖啡。”


 


Connet无奈地看着他,“它还能变得更甜吗?”


 


“总有些东西能让它变得更甜。”Tim回答说,喝了一口,然后站起身来。“我得去趟卫生间。”


 


“你该不是去注射胰岛素吧?”


 


“哈哈,非常好笑。”Tim回答道,抬手把Conner的头发也揉得像个鸟窝,灵活地躲开Conner伸过来的手,“现在我们扯平了。”


 


“你对Tim怎么看?”Conner突然问道,喝了一口他自己的咖啡,Lori看着他,一万个念头在她脑中跑过,她应该说些什么吗?Conner刚才真的没听到那一切吗?他想听到什么?


 


“他相当不错,我敢说所有的女孩子都会喜欢他。”她最终说,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划过一张又一张他们三个人的照片,当然,焦点都聚在此时此刻不在场的那位身上。“至少我FB上的好友们都正为了他如痴如狂呢。”


 


“你喜欢他吗?”Conner继续问到,Lori抬起了眼,困惑地看着他,当然不,她心口的小人尖叫道,我喜欢你,你这个蠢货,而他也是,并且才刚刚让我体会了一次坐在审讯室里的感受。


 


“你喜欢他吗?”Conner耐心地又问了一遍,Lori感觉自己不喜欢这个对话的走向,但是她仍然得回答这个问题。


 


“呃,挺喜欢的?”她回答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就算她已经败下阵来,至少也还得维持起码的尊严。


 


“别喜欢他。”Conner对她说,他直视着她,被掩藏在层层的旧衣服与可笑的黑框眼镜下面,很难想象Superboy与他是一个人。


 


“是啊,别嫉妒,我不会爱上他的。”她挥挥手说,对着Conner笑了笑。“但是你们得公平竞争。”她还能开玩笑,Lori甚至有点佩服自己。


 


“不,我没在开玩笑,别喜欢他。”Conner回答她,他的视线仍然没有移开,这一切有哪里不对,Lori意识到,他的眼神,他的声音,这就像是刚才的对话重演,一个噩梦的Dejavu,那颗粉碎的方糖缓慢地还原,重新回到摇摇欲坠的塔尖,而她再次坐到单面玻璃的另一边——


 


操,操他妈的。Lori绝望地意识到,她以为只是TimDrake近乎于变态地暗恋着ConnerKent,而事实上,无论他们之间拥有什么样的感情,它都是双向的,他们是两个目盲的杀人狂,在摸索向彼此的过程之中杀死所有站在他们中间的人。


 


“你明白了吗,Lori?”Conner温和地问道,而在那温和背后Lori看到一部分的Luthor,蛰伏在他的血液里,残忍的,精于计算的,充满占有欲的,他那双不属于地球的蓝色双眼中有一抹狂热的绿色,而Lori,超过任何人,对它再熟悉不过。


 


“是的,”她本能地回答道,感觉自己像是赤身裸体地坐在冰天雪地里,“是的,当然了。”


 


“如果Tim再不回来的话,我就把他的三明治吃了。”Conner的话锋猛地一转,他不耐烦地看向卫生间的方向,“我应该去看看他是不是因为过度饥饿而昏倒在里面。”


 


Lori呆坐在那,感觉像是刚跑完了二十公里,她的腿和手都不听使唤,但是她得离开这,马上,她颤抖着站起身来,把东西一股脑地扫进她的包里,“我得,我得走了,”她用几不可辨的声音嘟哝说,牙齿往舌头上直磕。“我还有事,没错,我还有事。”


 


“Lori?你还好吗?”Conner关心地看着她,“你还没喝完你的咖啡。”


 


“我很好,”她立刻回答道,“咖啡,对了,咖啡。”她把咖啡杯紧紧地攥在手里,哪怕一些洒在了她的手上也浑然不觉,她看着Conner的眼神近乎于恳求,“我真的得走了。”


 


“好吧。”Conner善良地回答道,他看起来如此真诚,就好像他真的只是她那个从Kent农场来的大个子同学,“路上小心。”


 


Lori可能回答了他,也可能没有,她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跌跌撞撞地闯出咖啡厅,温暖的阳光立刻笼罩了她,但是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仍然粘着在她的皮肤上,让她想洗一个足以把它烫伤的热水澡。她从牛仔裤里掏出一根烟来送到嘴边,点了三次才点着它,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去,但是至少得离开这,她猛地吸了一口,然后剧烈咳嗽了起来,她毫无形象地蹲在路边,咳嗽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操他妈的。”她又吸了一大口,喃喃自语道,意识到自己的手仍然抖个不停。“真他妈见鬼。”


 


她鬼使神差地回过头去,远远地看见Conner和Tim一起坐在靠窗的位置,愉快地交谈着,阳光透过窗子给他俩镀上一层暖融融的金边,让他们两个看起来都英俊得近乎不真实,这只是个普通的上午,整个Smallville都懒洋洋的,老人坐在街边,掉漆的红色信箱,一只小狗兴高采烈地跑过。


 


紧接着Tim转过了头,他和她四目相对,对她露出一个友善又温柔的笑容,指了指他自己的口袋。


 


Lori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摸到一张纸条,她不知道Tim是什么时候把它放在那的,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任何事情,她只知道她有好一阵子将会因为那个笑容而从梦中惊醒。


 


“Good Girl.”它说。


 


————Fin————


 


 



评论
热度 ( 231 )